骨血江山。

再见

【藏温】月中天

                     车
                 车
车车车车车车车车车车车
          ...

21 50

写了三个字的藏温:

湿透了。

9 2

【藏温】千万色

罗碧已经在屋里坐了好一阵子,温皇还没回来。

屋里一张八仙桌,凤蝶沏好了一壶茶送进来,就放在桌上。现在壶里的茶还是温的,但没喝多少,一提壶耳还十分坠手。罗碧不爱喝茶,嫌茶水太温吞。他喜欢酒,越烈越好,辣喉,快意。

温皇撩开一帘坠地的纱,慢悠悠踱进来。

他刚沐浴回来,身上朦胧地挂着一层水汽,衣襟松散地拢着,腰带随意地挽成一个单结,两条略长的带子从腰间垂下来,随着他的步子轻轻地摆。

“嗯?稀客啊。”

罗碧坐在屋里正中的位置,一进来就能看见,温皇有些意外,顿了一顿才再迈步走近桌边,翻开一只茶杯给自己斟满。

“怎么,我不能来?”罗碧沉声反问。

“哪儿的话,好友一来,我这还珠楼蓬荜生辉啊。”...

8 39

墨武25衍生

地牢一词,多半伴随着潮湿阴冷的印象。毕竟是用作收押犯人之所,若是修葺得金碧辉煌反倒不妙,不讲对犯人毫无威吓作用,那下令修建的只怕也是个声色犬马、奢侈无度之人。

苗疆地牢的环境比之常人印象要好上许多,谈不上多舒适,至少是一处干净之所,犯人的待遇既不苛刻也不难熬,感念之心自然倍生。见微知著,苗疆现任国君既不是奢侈无度的昏君,仁厚贤明更可见一斑。

牢房贴墙根处放置着一张干净的木板床,上头的枕头被褥也是干爽的,没有霉斑或者异味。俏如来在其上结跏趺坐,沉入心境静修,有幸在此微末之处体悟了一番苗王之贤。

地牢无窗,他拨着佛珠默数分秒,外头应过子时了。待天光亮透,便是他被押解回中原,移交尚同会受审之时...

6 10

我发现我对空只有一个口味,只要满足这点我可以吃下任何空,不论攻受。
他是洒脱的,豁达的,无拘无束的,他心里有一座深渊,那是他所有的深情、执念、无望的意念集合,但他征服了它,他是王,屹立在这座深渊之上,云淡风轻地睥睨底下所有浓郁深沉的黑暗,轻描淡写地将过往一笔带过,永不回头,义无反顾地踏上他的成王之路。

4 24

华异 五十次分手2.5

应该做点什么,现在应该做点什么。

北冥华握住北冥异的手腕站在卧室中央,像一出被按下暂停键的电视剧。

剧外的人眼看着剧情在冗杂无味的铺陈后步向高潮,翘首以盼剧本里必然写好的大团圆结局,北冥华看着沉默的北冥异,满心全是忐忑。

攻略游戏退出还可以重入,北冥华的爱情走错没有回头路。那扇通往结束的门就在北冥异身后、北冥华眼前,只要北冥异转身推开门,他们就宣告彻底结束了。

北冥华不允许北冥异走出去,他忿忿地想,北冥异凭什么不要他啊。

现在很像偶像剧里会演的剧情,北冥华有预感,只要他做点什么,哪怕只是向前走上一步,张开手臂抱住北冥异,他们就可以像所有偶像剧里既定的剧本一样,惊天动地地吵架再无理取闹...

9 16

【三杰】温皇写得一手好字


但他偏不。

彼时三杰齐聚,月光温柔花树摇曳,三个大男人在月下花前举坛饮酒(温皇用杯)的画面美得毫无诗情画意,温皇意兴大发,八成是闲的,即场铺宣挥毫,提字一幅,落笔豪迈,丑不忍睹。

千雪和罗碧眼看着他浪费好宣好墨写出一副墨宝,一时叹为观止,碰杯感叹:“藏仔,你还记得上回温仔好好写字是什么时候不?”

“陈年旧事鬼还记得,我看上辈子吧。”哦,那也对,对天地不容客而言那可不就是上辈子。

温皇显是听见了,头也不抬,扬着唇角无声地笑,罗碧正好瞥见,瞪他一眼,一脸莫名其妙,“笑屁。”

“好友定是太久不见我,恍若隔世啊。要不以后多见见?”

千雪立刻跟着起哄,“对啊,藏仔老不出来放风,我喝酒都不...

一段没有意义的空俏

=绿化带=

俏如来的死讯传来的时候,戮世摩罗还是戮世摩罗,跷着腿吊儿郎当地坐在修罗国度的帝尊位上,悬空的靴尖一点一点地画出不规整的圆,平静地说:哦,死了啊。

他随手挥退进来报告的小兵,小兵战战兢兢地退出去,生怕在这个敏感的节点一有不慎触犯他喜怒无常的帝尊,无辜招致杀身之祸。

如果此时旁边有个什么人,啊不对,是魔,戮世摩罗一定不吝展现他的痛心,“尽心尽力为修罗国度奋斗竟然还被质疑是个心情不好就会随手杀人的昏君”云云,但偌大一个殿堂此时只有他一人,于是他坐在帝尊位上,静默得像一座鬼斧神工的塑像。

那双金色的眸里波澜不兴,并非是压抑在海面下的暗涌怒潮,也非是不浮鹅毛的死...

17
 
1 / 19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