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一边知道有人也在慕我,一边知道如果我不慕别人我可能就到这儿了,一边对许多人因为cp理解而失去兴趣,唉……

21 2

【霜牛性转】天上掉下个霜弟弟

天上掉下个霜弟弟
霜牛性转

原剧if试写,没有回去看过,随便写个大概感觉,牛霜剧情本来就很经典少女漫,没想到性转也是另一个经典……

。。。。

滴答。

水珠敲击岩石的声音在空旷洞穴中分外清晰,一声连着一声撞入浑浑噩噩的梦中,雨音霜骤然惊醒。

这是哪儿?所有从昏迷中初醒来的人都会下意识地提出疑问。

他抬起沉重的眼皮,头脑还有点昏沉,入眼处是昏暗的洞顶,身下则是一个以干草铺设的床铺,十分简陋,在这个环境下聊胜于无。想也知道这里不会是他重伤时跌落的所在,是有人将昏迷的他救起,带到了这里来。

雨音霜的问题暂时无从开口,因为能立即给予他答案的人此时并不在此处。他尝试环顾四周——光是转动脖子这...

16 52

【酆随】我也不懂副楼主在想什么

虽然是个还珠楼日常,但过命兄弟点菜是酆随

。。。。

早先时候,酆都月刚接手还珠楼,没几天就在楼底大堂正中竖起一块看起来做工十分粗陋胜在厚度十分结实的木板。此木板底下装载四个小轮,长七宽四占位巨广,木板正中抬头用红漆横平竖直规规矩矩地写上三个大字:留言板。

留言板名副其实,就是给还珠楼在职员工往上面贴小纸条用的,至于小纸条上写什么,全看泼墨挥毫的在座各位文化程度有多少。

副楼主在杀手培训结课动员大会最后板着一张冰冷俊脸,对这个从此常驻还珠楼的新朋友作出了一系列平铺直叙寡淡无味的介绍。

简单讲来就是这留言板来者不拒荤素不忌,留言内容上至风花雪月文青葬花下至家长里短辱骂楼主通通妥当,副楼主...

2 35

请问一个(个人的)网空本有人会要吗

是这样的,我的网空本在朋友的帮忙下提上日程了,但暂时不知道是自己送快印店打印后派街坊比较好,还是放个pdf大家自己打印好,如果我打印后再派,需要大家自己出邮费…(唯一的好处是可以夹带私货,但我也没有私货好派的啊!)如果有想要我印出来再转送的朋友,留个评论好吗!

pdf也会直接放出来的!

占个tag不好意思!

内容看这里

13 21

【风花】紫风信

风花(还有一句话千竞)

紫色风信子花语:悲伤、妒忌、忧郁的爱,得到我的爱,你一定会幸福快乐。

。。。。。

风逍遥最近时常发梦。

他以前并不常有梦,易发梦的人多半心中有念,日思则夜寐,梦里都是他们朝思暮想的东西。或许是人,或许是事,或许是追忆,或许是遗憾,总而言之,都跟风逍遥没什么关系。

像风逍遥这种直爽明快,心思门儿清,心里从来不藏秘密的人,心里可能连块堆破烂的阴暗面都没有,敞亮得哪天世界末日太阳沉没了他还能给整个九界照明,整一个发光发热永不止息的行走光热源。

但就是这么个人,居然也开始发梦了。

第一次入梦的时候,风逍遥睡在铁军卫的兵长营帐里,底下木板床硬得硌骨头,好在他睡这么多...

4 30

实在对官配情侣三角恋没兴趣的时候,最紧要学会把他们当形婚和闺蜜看

10 17

被偏爱之人理应该有的权利,而荻花题叶,不该。

6

時近深夜,城市也入睡,江岸邊由大廈外牆連起的光帶漸次暗淡,祇有零星幾棟獨自璀璨,在江面倒映出粼粼的光。

羅碧和史豔文並肩走在沿江路上,腳步放得很慢,仿佛是要趁著此時將平日裡被高強度工作与快節奏生活聯軸擠佔的時間一一補回來。

江風迎面吹來,涼爽之餘還挾著一點江岸獨有的腥鮮的水氣,正适合给人提神醒脑。

這個時間還遊蕩在外的幾乎只剩下無家可歸借路暫睡一宿的流浪漢,除此以外,在長堤路旁放眼望到盡頭,這條路上只有他們兩人在走。

史豔文忽然停下腳步,伸手拉住羅碧的手臂:“小弟,你怎麼了?”

羅碧身形跟著一頓。他們原本並行,一路無言卻早有默契,拿眼角餘光忖度著身旁人的步子,慣常是遷就彼此的。

当...

23

【任溫】醫病座談

其實是投喂過命兄弟的,但因為寫得太爛我不敢吱聲了,具體想法也不說了,大家看不懂都是我的錯……

。。。。

“我不接待沒有預約的病人,這一點你應該知道。”醫生翻閱著手中病例,對眼前未經允許進入他辦公室的人提醒道,“出去帶上門。”

“所以我在休息時間才來啊。”這位不速之客穩坐在軟椅中,肩肘放鬆下垂,十指交扣壓在小腹前,雙腿翹起交疊,是一個十分優雅的坐姿。他對醫生的態度似乎習以為常,半點挪動尊駕的打算也沒有,面上仍是溫雅含笑的模樣,反問道:“難道醫生沒有私人時間?”

“我的私人時間沒有留給病人的位置。”

“別這樣,”近乎冷漠的回應讓男人笑了一下,尋常人在這種遭遇拒絕的情況下多半有點以笑化解尷...

6 34

连日是雨,屋里的东西都快潮得发霉了,好不容易见了晴,过午之后阳光最盛,鸩罂粟估摸了一阵,招呼岳灵休一道,一件件地把屋里的家私搬到太阳底下晒一晒。

大件的岳灵休不让鸩罂粟动,鸩罂粟就只搬轻便的,还有书。书也多,经年累月攒下来的医书药书,摞起来有半人高,抱在身前摇摇欲坠,走路都不好走。

鸩罂粟搬着一摞走到半路,中间几卷册子随着脚步颠簸颠了出来,啪嗒一声掉在地上。鸩罂粟从书摞后面侧过头看了一眼,正要把书放下去捡,岳灵休正好经过,顺手捡了起来。

这什么,不像医书啊。他边捡边问。

看书封像个随手订成用来涂画的册子,不知道为什么混在了鸩罂粟的书里头,往时这类草稿册子鸩罂粟都是用一本丢一本,没见心疼...

6 32
 
1 / 23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