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千竞】塔中人




那座塔已经很有些年头了。

塔身很高,塔尖直入云端,从地面抬头看去也完全无法看清它的全貌,或许只有高飞的鸟儿才能窥见一点真相,可惜人们不会鸟的语言,无法从鸟儿口中得到答案。想从内探查更是无从下手,这座塔在人目所能及之内不存在一门一窗,且坚固无比,仿佛被人施加了咒语一般无可撼动。有人曾尝试用凿子凿、用斧子劈、用锤子砸,但它完全没有动摇一分,层层垒砌的红砖甚至没有抖落任何一粒灰。作为一栋建筑,它太古怪了。

它太古怪了。没人知道它从何时出现,更没人说得清它如何出现,仿佛在某个命定的时间里,它就这样凭空拔地而起,而后长久地屹立在此,连同人们的记忆也被塔占据了一席之地。

人们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是不可克制地充满了天马行空的猜测,关于这座塔的故事早已流传出了许多个版本。有人说,塔上住着一位被诅咒的公主,因无人能及的美貌而被丑陋又黑心的女巫嫉妒,于是将她锁在了这座塔尖上,让她受尽寂寞的折磨;又有人说,实际上这座塔里住的根本不是公主,而是女巫,她拥有强大得令人难以想象的魔力,却厌倦了这个世界,如果有人贸然上前打扰惹怒了女巫,后果将不堪设想。

——啊,多么经典的童话故事,甚至有些老土了。

美好诞生的同时丑恶相伴相生,因此,人们对一件事物的倾慕总是与恐惧同时到来,无怪乎故事的两个版本会选择这个经典的对立面,公主与女巫是永远的死对头,他们的矛盾一直是所有童话的起因。

总而言之,这两个故事版本都有为数不少的拥趸,并且出现了一个十分鲜明的阵营划分,年轻人多半相信塔里住着公主——谁年轻时没有过一点浪漫情怀呢,公主和王子在十四岁之前都是孩子美梦里的主角——他们为此兴奋,有些爱作白日梦的青年还会去塔下唱起动人的情歌,希望能以歌声打动塔中的美人。而不再年轻的老头子老太婆们则忌惮未知,害怕灾祸因为少年人冒冒失失的举动而降临,他们为此忧思重重,除非事有必要,否则完全不敢靠近那座塔的范围。

——但在此之前,为什么人们先入为主地认定塔里住着一个人呢?为什么不是两个三个更多个,为什么不是别的什么种族呢?这个毫无缘由却根植在人心底的印象暂且可以列入关于塔的十大离奇之最。

转折发生在一个平常的午后。

那一天煦日和风,悠闲的青年一如既往地聚集在塔下,抱着音色动人的木吉他弹唱他们浪漫的情歌。这已经从希望得到青睐逐渐演变成一个由年轻人举办的聚会,不论塔中有没有那个会给他们抛下长发邀请他们上塔蜜恋的公主,青年们已经不为目的,只为享受这个闲暇时光了。

正在此时,一个人突然冲入他们其中,噗通一声跪倒在塔前。

青年们大吃一惊之余,仔细辨认来人,继而面面相觑,更加惊讶了:这个人平时深信塔中住着危险的女巫,从来不敢靠近塔前一步,在青年人眼里是一个有着陈旧思想的老家伙。

这个为青年们不屑的、胆怯的老家伙,现在踏入了塔的范围,并跪在塔前,泪眼模糊地哀求塔中的女巫可以帮助他医治他危在旦夕的重病亲人——假如塔中真的有女巫。

“我愿意用我包括性命在内的一切交换您的援手!”老家伙哀伤地说道。

在这一句话落地吼,四周陷入一片屏气般的寂静里,所有人都在惶恐且期待地等着女巫的回应——假如塔中真的有女巫。

老家伙没有等到女巫的回应,也没有女巫的魔法、魔药、或者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交易契约之类的东西,他的心渐渐从复苏的希望再次向绝望边缘滑去。

一只白鸽突然降落在地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向这只突然落地的白鸽看去,这有些反常。老家伙看到那只白鸽的脚上系着一卷很小的纸卷。他将它拆开,只见上面列出了一系列药材的名称,并且简略地做了一点注解,这赫然是一张治病药方,塔中人听见了他的恳求!

老家伙如获至珍地带着药方急匆匆离开了,留在原地的青年们却同时陷入了茫然:天啊,为什么塔中的人会对他们的热情视而不见,却对畏惧她而不敢靠近的老家伙动了恻隐?真是太伤心了!

此事之后,姑且不必理会那个老家伙以药方挽回亲人生命后有多欣喜若狂,曾经害怕塔中人的那些人渐渐放下了戒备与畏惧,开始尝试如同曾经的青年们一般与塔中人进行交流(当然不是采用求爱的方式);而曾经充满热忱的青年们,却渐渐少了,因为他们的心被伤透了,青年的爱情往往伴随心碎,他们决定不在一座塔上吊死,该去寻找属于他们的公主了。

塔消失得很突然。

就像它曾经地突兀出现在人们视线里一般,它的消失也令人意料不及。

人们只知道,在那一天日出的时候,那座每日每夜伫立在此的塔从他们视野中消失了,原地只剩下一片平坦的空地。它太古怪了。

一如它出现时引起人们无穷猜测一般,它消失后,人们也各有想法。

有的人说,在塔消失的那一夜,他亲眼所见,有一头皮毛棕红的狼攀上了那座离银色月光最近的山崖,看它矫健身姿该是一个部落的头狼,不知为何脱离了狼群,独自站上地势险峻的山巅,迎着一轮硕大的月轮高声长嗥。它的声音透着最深沉的悲痛与决绝。塔就在一声又一声中轰然坍塌了。那头棕红的狼在山巅站了很久很久,而后背着月光没有回头地跃进了森林深处,无影无踪了。

立即有人反驳,他才是亲眼所见!他亲眼见到一名精灵从森林深处现身,那精灵可真好看啊,一头柔顺漆黑的长发整齐地梳在脑后,耳鬓边点缀着珠玉琳琅的饰物,光洁饱满的额头下一双琥珀色的眼睛里粼粼地漾着一泓甘甜的蜜酒,让人只看一眼便醉进了里头。那精灵走到塔前温柔地对塔说话,他的眼神里透着深不见底的哀伤,声音却那么温柔,如同在对情人耳语一般。塔就在一句又一句中轰然坍塌了。那美丽的精灵怅然若失地站了很久很久,而后隐匿在森林深处的阴影中,不见踪迹了。

人们争论了很久,最终依然没有定论,没有人知道,究竟哪一个故事才是真正的亲眼所见。

很久以后,这些故事渐渐不再被人提起了,一个故事说一遍是惊喜,十遍还能算新鲜,百遍就成了睡前故事,千遍万遍便只剩下枯燥无趣了。

人们记得塔,塔的故事却已变得十分笼统了。人们说,那塔里其实是一个亡魂,在等他错过的爱人来为他送行。

 

。。。

后续补充:这是一个从魔女集会的梗魔改的童话故事……写故事太差,不知道有没有写出我想说的意思来,最后解释一下,没有决定塔里的人是谁,因为我觉得不需要决定,谢谢看完这个不知所云的童话的朋友吧!


评论(2)
热度(25)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