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风花】基佬想和直男恋爱是逆天改命

基佬想和直男恋爱是逆天改命
风花

。。。

荻花题叶百无聊赖地撕着一朵小野花的花瓣。

雪爱我,雪不爱我,雪爱我……

小野花从路边随手摘的,花瓣还新鲜娇嫩一掐一手水淋淋的汁,学院里最近很流行——或者说在情窦初开的年纪里这种迷信总是层出不穷——花瓣占卜,用花瓣的最后一片去决定一个让人心里七上八下的结果。

荻花题叶本来没什么兴趣,这种占卜只要知道了花瓣数量基本等于知道了结果,他觉得这种行为可太幼稚了,打发时间倒是不错,都怪风中捉刀让他等半天还不见人影,否则体面如他怎么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他捏住最后一片花瓣。

雪不爱我。

……

荻花题叶深呼吸一口,打发时间的幼稚游戏罢了,不可信。

他丢掉光秃的枝梗,若无其事地又摘了一朵野花。

……

“花痴,等很久喔,抱歉啦有点事耽搁——你在干嘛呢?”

一个声音从后面由远及近,荻花题叶被人从背后重重撞了一把,风中捉刀从后搂住他脖子,他手里正好撕下了最后一片花瓣。

“风……”他心里一惊,头脑空了一瞬,下意识脱口喊道。

而后三魂七魄归位,方才手头正做着的事居然在此时无缝对接,荻花题叶一不留神将心里默念的话喃喃出口:“……喜欢我……”

……

两句毫不相干的话但凡连在一起看,意思立刻就变了。荻花题叶脸色煞白,完蛋。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气氛一时变得无比尴尬。

风中捉刀不明由头,先愣了一下,看了看荻花题叶满脸透出一股子无力的神色,眼神慢慢往下,落在他指尖捻着的花瓣上。

风中捉刀的眼神微妙起来。

脑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这一刻啪嗒一声断掉了,又有什么东西紧随其后轰隆一声打开了。

他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花痴啊……”

“没有,不是,大哥误会了。”荻花题叶飞快打断,兵荒马乱下居然没察觉到他大哥的反应跟普通人好像不大一样。

有个词叫欲盖弥彰,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

“咳,要不要这么绝情……”风中捉刀明显没信,他心里已经给荻花题叶砌了个台阶:花痴一向爱面子脸皮薄,他否认就要顺着他说才行。

“……”荻花题叶看着他适应良好的样子,心里绝望地想,这误会大了。

评论(1)
热度(36)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