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撼夙】

夙在那一瞬间确实反抗了。

绝对的武力之下,反抗只为他多争了不足几息的时间。这几息甚至不足以让夙生出震惊之外的情绪,他本该诧异、悲痛、愤怒,或者还有更多的不忍,但弹指太短,他甚至来不及去分辨撼天阙双眼中沉淀了三十年的怒憎爱恨。

与混沌无明的三十年相比,弹指的明悟实在不值一提。
撼天阙扣上夙的咽喉。

夙仰面受制在他身下,天光从撼天阙背后洒下,勾勒出一个魁梧的轮廓,他的面容却在背光处里变得模糊不清了,唯有一双锐利煞人的鹰眸,依稀透出如天穹般深邃的苍蓝色。

夙忽然有点回忆不起孙王子的模样来了。他沉重地合上了眼,像作出了一个无声的妥协,逆来顺受的样子却触怒了撼天阙。

撼天阙气得嘶声大笑:背叛的人是你,做出这幅忍辱负重的样子有什么意思?

他狠狠咬上夙的嘴,以蛮力掐开这副紧咬至渗出血气的齿关,舌头长驱直入在里头翻搅。

但夙的嘴里空落落的,吻不到另一根舌头。

像他们各自煎熬的三十年,空落落的,找不到当初立下盟誓的那个人。

撼天阙最终只在夙口中寻到了那一截切口整齐、早已愈合的舌根。

评论(5)
热度(22)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