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任酆】寻无解

经纪人任x明星酆,秋说想在夕阳前的沙滩上做爱,全是私货,没了。
@歷九彌新

=开始=

雪白的沙滩与碧蓝的海被潮汐模糊了边界,任飘渺将酆都月按在沙滩上,在黄昏弥留的余晖里做爱。

这是一个私人度假岛,私密性很高,狗仔的长枪短炮隔在海岸线三百里外,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主人允许连只苍蝇也飞不上岸。小岛归属权挂在酆都月名下,实际主人任飘渺,连酆都月都是他的,一个小岛的归属权不足挂齿。

任飘渺的唇吻上来时酆都月浑身不可自控地紧绷,一时无法适应在这种随时会暴露在别人视线下的地方毫无顾忌地做私隐事,不单单是常人的羞耻感作祟,更是酆都月作为艺人的自我约束在向他示警。

娱乐圈繁星如云,他是今时今日最炙手可热那一颗。站到这个高度,娱乐圈的残酷他全看在眼里,一步行差踏错就会污名加身跌落神坛,轻则黯淡,重则陨落,不论如何,最后的结果他酆都月承受不起。

任飘渺分开他的腿自上而下睨着他,薄唇挑着一点似有若无的弧度,说不清是称赞还是讥讽道:“酆都月,你学会怀疑我了。”

酆都月的眼神朦胧发散,露出一点如同被情欲俘虏后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一般的茫然,脑子却空前清醒。意识从身体里剥离出来,他飘浮在半空中,旁观者似的置身事外,俯视自己的身体温驯地臣服在任飘渺身下,近乎漠然地想:不,我从来没有信过你。

这场情爱的开端只是任飘渺一句“想在这里做爱”,而后顺理成章地由酆都月实现。

酆都月为任飘渺实现过许多在外人看来可称奇迹的想法,最令人瞩目的一件就是他不仰仗后台和潜规则,从默默无名的十八线一步一步攀登上娱乐圈的顶峰,成为如今无人不知的超一线巨星。

业内人士对任飘渺流传最多的评价是慧眼识珠,在酆都月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二打六时将他提拔上来收入麾下,酆都月大获成功后任飘渺也由此被圈内奉为金牌经纪人。而这位金牌经纪人至今负责的明星只有酆都月一人。

圈内普遍认为任飘渺和酆都月是互相成就,他们之间缺一都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酆都月听闻后只是笑笑,不置可否。

他自嘲地想,哪有什么互相成就,是任飘渺将神位施舍给他。当日遇见的就算不是他,也会有第二个、第三个酆都月,在任飘渺一手谋划下走上神台。

如果任飘渺愿意,他甚至只需要往舞台上一站,没有镁光灯聚焦也能让全世界为之倾心。这对任飘渺而言太轻而易举了,因而显得无比腻味。

天才最大的弱点是容易无聊,任飘渺对这个世界早就厌倦,连凡人的喝彩也像吵耳的蚊声,只有亲手打造的无双作才能让无聊的日子稍微生出几分或许仍旧是一纵即逝的乐趣。

酆都月只是他用到现在最为趁手的那一个。

这该死的自知之明。

酆都月绝望又快意地想。

他刚成为准一线的时候,任飘渺开始无趣,酆都月到达至高点意味着这个游戏已经通关,每一步都不出所料的棋没有下至终局的意义,所以他提拔了另一个人。

酆都月第一眼看见百里潇湘就断定他愚不可及朽木难雕。百里潇湘空有精明,刚崭露头角就藏不住满目野心,自以为是地将任飘渺当作铺路的垫脚石,时时刻刻想着如何从一只提线木偶变成一个操偶人。酆都月不以为然,心中讥讽,断线的傀儡除了送去人道毁灭还有什么留下的意义?

但任飘渺的想法他从来猜中却猜不透,等他终于警醒,任飘渺已经将百里潇湘猫捉老鼠似的玩弄在股掌间一连许多时日了。

他惊诧之余感到愤怒,愤怒过后心里铺了一地烧尽的灰,举目疮痍,一片看不见尽头的苍凉。他忽然明白,他尽力臻至完美让“酆都月”作为一个独一无二的作品留在任飘渺身边,但与此同时,任飘渺失去了对酆都月的兴致,连目光也懒得赏赐给他。

毫无瑕疵的作品让任飘渺满意,毫无瑕疵的人却不能让任飘渺停留。

任飘渺对“人”毫无兴趣。

百里潇湘作为一个变数让任飘渺感到趣味横生,于是他获得了暂时留下的意义。酆都月为此愤怒,也为此嫉妒得发狂,他是任飘渺留下的一盘残局,而任飘渺留下的这盘残局终于出乎意料又不出所料地带来了惊喜。

百里潇湘最终没有实现他的野心,黯淡谢幕,走前旁观者清忽然顿悟,劝酆都月不要对任飘渺抱持任何期待,远走高飞才是最好选择;酆都月踩在超一线的巅峰,对百里潇湘的劝告一再沉默。

他想,太迟了。

他不信,却在半梦半醒间早已沉沦了。

=你为什么会以为真的有做爱=

评论(2)
热度(42)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