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策雁
跟秋的恋爱脑脑洞,又雷又OOC但是爽

今儿上官鸿信上班时觉得哪哪都不对劲,进门到办公室短短一路走来碰见的同事全对他行注目礼,那眼神怜悯中透着隐忍隐忍中透着搞笑,各位富有同情心的同事就差在脑门上贴上“我忍得好辛苦但我不能笑”以表达对上官鸿信的关怀了。

上官鸿信直觉要遭,并且遭就一定遭在公子开明身上。毕竟现在全警局上下能让他吃瘪的就公子开明一个,他俩互坑局目前胜率五五开,全局上下还挺热衷在他俩开局斗鸡时顺手押两把输赢的,小赌怡情嘛警/察同志深入人民群众的生活体验一下群众的乐趣有什么不对。

总之上官鸿信拐脚就往公子开明的办公室走去,一路脚下生风到门口,一开门就被挂在墙上正对门口的一面红底金字的鲜艳锦旗冲了一下,眼晕。

公子开明坐在办公椅上转了半个圈,挥着真知棒跟他打招呼:落~翅仔,早晨啊今日怎么得闲荡过来这边是想我想我还是太想我了,反正本策君这么聪明可爱讨人喜欢你想我实在很应该。

上官鸿信不理他一通废话,紧紧盯着那面锦旗开门见山:这是什么,你幼稚的巅峰?

公子开明跟着转头往墙上扫了一眼,说:今天新买的装饰,刚挂上去没几分钟呢,是不是很甜蜜很感人很想鼓掌不用忍耐尽情哭出来也可以。

说着他很合气氛地鼓了两下掌,清脆的掌声很是提神,上官鸿信皮笑肉不笑地从牙齿里挤出字来:公子开明。
嗯怎样?公子开明语调轻快,心情很好。

给你一分钟,摘掉它。

嗯嗯嗯——为什么?策君故意拖长声音,很无辜很委屈很不解。他从椅子里站起来走到上官鸿信身边,手臂往他肩膀一挂,大半个人都压在上官鸿信身上,说:落翅仔太——无情了吧,这面锦旗有哪个字不对,还是讲有哪句话不是你说过的嗯——?

他忽然贴近上官鸿信的耳朵,原本轻快高昂的声线骤然压低,蒙了一层暧昧的哑:翻脸不认人啊,上官鸿信。

上官鸿信似笑非笑地挑起嘴角。

锦旗长什么样↓

                     致
                     公
           我      子
                    开
上       爱      明
官                :
鸿       你

ps:最后上官鸿信伸手比了个中指,公子开明回了一个wink

评论(6)
热度(26)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