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空俏】死証生




俏如来的死讯传来的时候,戮世摩罗还是戮世摩罗,跷着腿吊儿郎当地坐在修罗国度的帝尊位上,悬空的靴尖一点一点地画出不规整的圆,平静地说:哦,死了啊。

他随手挥退进来报告的小兵,小兵战战兢兢地退出去,生怕在这个敏感的节点一有不慎触犯他喜怒无常的帝尊,无辜招致杀身之祸。

如果此时旁边有个什么人,啊不对,是魔,戮世摩罗一定不吝展现他的痛心,“尽心尽力为修罗国度奋斗竟然还被质疑是个心情不好就会随手杀人的昏君”云云,但偌大一个殿堂此时只有他一人,于是他坐在帝尊位上,静默得像一座鬼斧神工的塑像。

那双金色的眸里波澜不兴,并非是压抑在海面下的暗涌怒潮,也非是不浮鹅毛的死水冷潭,是心平气静,早有意料。俏如来迟早会走到这一步,正如他戮世摩罗最终也会有同样的归宿。

他们全身上下只有这一双眼睛带着一分血浓于水的相似,但他们相似的又何止这一双透彻的眼。

该说点什么呢?戮世摩罗敲着帝座扶手,漫天发散思维。

一条路走下去,时常越走越窄越见险阻,偏生史家人不论是流离在外的、认祖归宗的、还是入过佛门的、自诩为魔的,全都很执着,不论缘由如何过程如何,踏出第一步后便走得义无反顾。

他该说点什么凭吊他的大哥,他们其实最是相似,墨的平等、佛的慈悲,有时比魔的杀戮更加残忍。这条路他们走得南辕北辙,背影相对,但两头的终点却又相同。

如果负重前行太疲乏,难道不该为这场由他亲自排布的解脱庆祝一下吗?

肉体凡胎早晚都会经历一次,终点或许远,也或许近,反正他们诞生时有讲先来后到,大哥先冲线也合情合理,只是后头的人想追上不太容易,可能得有个几年十年几十年,让他在那边长长久久地等着吧。

戮世摩罗笑了笑,道:死了挺好。

评论
热度(32)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