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我发现我对空只有一个口味,只要满足这点我可以吃下任何空,不论攻受。
他是洒脱的,豁达的,无拘无束的,他心里有一座深渊,那是他所有的深情、执念、无望的意念集合,但他征服了它,他是王,屹立在这座深渊之上,云淡风轻地睥睨底下所有浓郁深沉的黑暗,轻描淡写地将过往一笔带过,永不回头,义无反顾地踏上他的成王之路。

评论(4)
热度(32)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