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藏温】无人知


跟安宁聊的日常。

。。。。。

温皇起床时已经过午了,外头阳光炽盛,气温也不见温柔,他从开足16度的冷气里踏出来,险些被屋外的热浪掀得退回房里。但睡醒一觉起来肚子饿得快造反了,不找些东西填一填恐怕不好平乱,温皇自认自己还没能跳出这个五谷轮回,在倒回去蒙头大睡和去冰箱里找吃的两项之间权衡了一下,他向后者妥协了。

职业作家自由度高,温皇平时作息基本跟正常人颠倒,昼伏夜出的夜猫子当惯了,白天多半有些恹恹。加之截稿日期临近,踩着死线赶稿让人文思如泉涌,精力都投进文字创作里,人就难免有些神魂飘散,对身边事有些迟钝了。

厨房是开放式的,占地不多,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平时都是他的同居人在掌权,温皇会开个冰箱就不错了,指望他开火基本不可能。垃圾桶放在冰箱旁边,套着一个薄薄的塑料袋,他们家一般晚上倒垃圾,现在垃圾桶里装了半满,温皇走到冰箱前不经意往里头看了看,上面铺着一层枝叶和剥开的荔枝壳。

温皇握上冰箱门把的手顿了顿,慢悠悠地想,原来已经到吃荔枝的时节了。

那荔枝应该是他的同居人买回来的,他们作息截然相反,生活步调自然不同,这可能是罗碧能和温皇相安无事地同住一个屋檐、还一住就住了这么多年的真正原因。

至于另外那点心照不宣的关系,反倒没有在人前讲破的必要了,反正住不住一屋都于他们无碍。

温皇的声音从屋这头飘飘悠悠地晃去另一头,好友,吃荔枝也不喊我,不厚道啊。

罗碧今天正好休息,在阳台里锻炼。他们的家十分宽敞,阳台足够摆下一堆健身器材,正好省下罗碧另外去健身房的功夫。他沉着气数着次数,在一组运动量的间隙里和温皇隔着一个大厅的距离回道:喊你你会起?

温皇不假思索:当然不会。

罗碧冷笑一声,那你说个屁。

温皇已经打开冰箱,一眼将隔层看完,荔枝不放在那儿,他弯身去看了看底下的柜格子,好像也没见着荔枝半个影子,在口腹之欲前稍微感到有一点委屈了。好友,你怎么也不给我留点呢?

罗碧莫名其妙地挨了一通指责,停下动作往屋里看了一眼,你找认真点成不成,翻冰箱都不会,在最底下那格里。

温皇依言再往下一摸,方才发现他们家冰箱原来还有第二层,里头正放着一袋荔枝,看起来还有一斤多。唉呀,误会好友了,我陪个不是,你别生气。

哼。

温皇笑笑,挑了一枝串的出来,放在桌上剥。那荔枝壳冻硬了,上头还有许多嶙峋的尖凸,拿起来就十分扎手,剥起来更加艰难。温皇沾着一手带着甜味的汁水,长吁短叹,好友,你剥的时候怎么没给我留点呢,我可以省下功夫直接来吃。

罗碧做够了今天的锻炼量,坐在外头还没歇够一口气,先给温皇这没皮没脸的话气笑了,想吃还怪别人不留,懒死你得了。

温皇一点一点地撕开手上的红壳,唉,千雪吃的时候都会给我分上几个的。

千雪就是太惯着你,别得寸进尺。

好友太铁石心肠了,半点人情都不讲,伤心啊。

闭嘴吧你,别拐弯赖人头上,自己不勤奋就老实认了。

唉——温皇长长地拖出一声,我早认了啊。

罗碧顿时一噎,好像才想起这人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路数,好半晌才骂了一句:你能不能要点脸。

这不痛不痒的一句多半预示着让步,温皇听出有机可乘,挑了挑嘴角:所以?

……罗碧沉默了一阵,好像对这个场面早有预料,但又有点不情不愿的样子,恶声恶气地丢下一句,冰箱里镇着碗多剥的,拿去跟无心分了。

他转身进浴室,温皇在他身后得偿所愿似的笑了一声。

评论(6)
热度(48)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