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策俏雁】这能怎么打tag呢我会被撕掉的






哐哐几声,座椅不堪折腾嘎吱嘎吱地往外滑开,紧挨坐着的那仨一溜儿往地上摔,声势浩大,仿佛能在地板上砸出个窟窿来。台面上几个年长的这会儿也没法装看不见了,各色目光唰唰地射过去,落在三个狼狈的年轻人身上。

公子开明是最底下那个,摔得最重,身上还压着个上官鸿信带俏如来,老腰都快给他压折了,扶着椅垫哎哟哟地大声叫唤,倒也不算出格,颠来倒去都是疼,仿佛叫得大声了就能趁机颠倒黑白卸掉罪魁祸首的名头。

上官鸿信和俏如来跟他一比可谓白受冤屈了,但墨家讲究一视同仁,默苍离冷淡的目光扫过来时不会分给他们半点怜悯仁慈,他们立刻马上不约而同低下头夹紧尾巴做人,免得再遭无妄之灾。

但公子开明不在默苍离手底下做事,外来编制不受管辖,他平时跟默苍离没什么上下级之分,也没挨过默苍离的喷,有点外来策君不怕默的意思,这会儿叫唤得更欢了。

他心里算盘打得响,能把这个冗长无聊的墨家会直接拖过去最好,实在不成那也能活络一下,坐久屁股都疼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无聊地在底下搞小动作——当然了真正目的他心里知道就好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对吧落翅仔——公子开明偷偷冲上官鸿信挤眉弄眼。

上官鸿信接没接到他打的眼色不好说,但不说站在上头的人位置顶好一览众山小,公子开明打眼色时就不遮不掩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拖人下水似的,旁边这么多双眼都被迫欣赏了一下他浮夸的表演。

一点红色的光打过来落在公子开明脸上,轨迹很飘,晃得人眼花,连公子开明自个也发觉了,往那红点的源头看去。

默苍离手上拿着白板笔,笔头嵌着一颗激光灯,讲PPT时方便比划,现在直接就往公子开明脸上比划了。公子开明一抬眼先被那激光灯闪了眼,伸手挡在眼前左右闪躲,那五根手指却张得很开,半点遮挡效果都没有,就是在演。

“哎哎哎默苍离你干嘛,那是激光笔,激光笔哎!照人身上眼睛会瞎的你是人吗默苍离,这算不算工伤啊我待会要去人事部报销。”

默苍离目光冷淡,话都懒讲,凰后在笔记本上唰唰唰地写写画画,抽空幸灾乐祸,连巨子的嘴都请不动,公子开明你退群吧。

上官鸿信目不斜视照着公子开明小腿就是一脚。这一脚踹得很有技巧,公子开明叫唤的声音当即一哽,听起来情真意切了许多。

“落翅仔,你这落井下石乘人之危没良心的……”

他嘟嘟囔囔地抱怨,上官鸿信神色不动,心底冷笑,跟你讲良心?

俏如来最先站起来,他是被连累的第二人,摔得轻,没见什么大碍。站起来后他低头看了看还坐着的上官鸿信和还躺着的公子开明,犹豫了那么五六七八秒,向上官鸿信伸出手去。

上官鸿信扫了他白净的手掌一眼又收回来,干脆利落地撑身站起来,将俏如来那点真心实意的好心当垃圾丢在一边弃之不理,俏如来也不觉尴尬,若无其事地将手收回来,转开了头。

公子开明将他们看在眼里,眯了眯眼,“俏如来你偏心,只拉他不拉我,我摔得痛死了根本动不了落翅仔快给我搭把手啊。”

而后他也不管上官鸿信理没理他,自顾自伸出手去,用力抓住上官鸿信的手腕。

俏如来眉峰微微一拧,转过头看向公子开明。

公子开明抬起头,冲俏如来眨了眨眼爽朗一笑。

评论(7)
热度(26)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