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月抱剑坐在廊下,第不知多少次问出这个问题:花,为什么只有雪可以?我也可以爱你,为什么不呢。

花笑笑道,你的爱是什么,同修之爱,兄弟之爱,孺慕之爱?但那都不是花所求。

他像面对一个异想天开的小孩般浅叹一声,语气是不合这个年纪的老成。你不知道。

不,我知道的。月眉宇间俱是散不去的疑惑,为什么花总是先入为主呢?他心里有个声音笃定道,我知道的,是花不知道。

评论
热度(31)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