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任酆】猫不会听见

猫不会听见
任酆

点梗,任飘渺的中年危机

。。。。。

人到四十,再如狼似虎也挡不住时间磨刀霍霍向牛羊,中年危机如山倾轧,轻则身材走形,重则发线后移,前者还能再掂量,后者基本没药医,总而言之苦不堪言。

但造物主一向偏心,总有那么几个被眷顾的艺术品得天独厚免遭劫难,顺风顺水一生完美,任飘渺定不是其中之一,毕竟他独自跳脱界外,天生就是摆弄命运的那只手,如果世界当真有造物主存在,他的名字一定是任飘渺。

绕是如此,任飘渺临近四十的时候还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他养的那只猫跑了。

猫跑了,在他的生活里兴不起半分波澜,倒是凤蝶先发现摆在墙角边的猫粮碗一整天没见少,晚饭的时候两人围一桌起筷,凤蝶难得打破食不言的好习惯,通知任飘渺:“猫跑了。”

任飘渺吃饭的动作十分优雅,几乎看不见他嘴怎么动,碗里的米饭和面前的菜碟却在肉眼可见的减少,闻言只简短地嗯了一声,算是知道了。

凤蝶对他冷淡的态度习以为常,那只猫黏任飘渺,任飘渺却十次里有九次不搭理,剩下一次,猫轻声地叫,柔软温热的身体贴着他的裤脚来回打转,任飘渺纾尊降贵地施舍一眼,那猫就开心得走不动路了,守在原地扬起粗长的尾巴来回地扫,敏感又卑微地甘之如饴。

谁都不相信任飘渺的猫会走,它怎么舍得呢。

猫是凤蝶捡回来的。这个城市里流浪的野猫多得是,这一只却不像无家可归的一员,柔软干净的皮毛和优雅高贵的气质都可见是有人精心照料的,没人知道它从何而来,等凤蝶注意到的时候,它已经追着任飘渺很长一段时间了。

它一定很聪明,聪明得近似于人了,才会心甘情愿地离开精致的猫窝和众星拱月的爱护,为任飘渺漫不经心递来的一个眼神流浪在缥缈无依的世界里。

晚饭后凤蝶收拾餐桌,忽然抬头问道:“它来多少年了?”

任飘渺翻了一页报纸,在纸页翻动的沙拉声里瞥来近乎冷漠的一眼:“你捡的,你不知道?”

“它只黏你。”

“跟我有关系吗?”

凤蝶沉默了一阵,没头没尾地说道:“你总是这样。”

她端起摞高的碗碟转身走进厨房,砰地一声关上了门,将里外隔成了两个独立的世界。里头传来一阵瓷器碰撞的哗啦声,不一会儿水声也响起来了。

任飘渺在门外听着,挑了挑嘴角,向里头提醒道:“凤蝶,别打碎了,没有猫会替你收拾。”

评论(18)
热度(69)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