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元缺】愿

跟絮哥 @墨山无崖 聊过的一点小想法,可能算是牛的意识里那段的衍生吧,还没看剧只看过截图,就是心血来潮写一写。困得睁不开眼了就随便凑个过年的热闹吧

。。。。。。。

此处并非现实,是一处不知缘何存在的意识之境,他无比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

清丽月色徐徐流淌,月下树影婆娑,树下一方石桌。

石桌前,一人正端坐着。那是一个通身雪白的人,雪白的发,雪白的衣,连眉眼也干净如一片雪白,比之月色更清更皎,大千世界诸般色彩,俱不能在其中留下任意半笔。

元邪皇身处庭院正中,遥遥向那人看去,眉峰渐渐蹙起。他远观那人温和面容,心中隐约感到一丝与实际背离的错位感:他认识此人吗?不,元邪皇对眼前这人毫无印象。

那白衣人似乎未觉察到此处还有另一人,只照着自己步调行事。他伸出一双雪白修长的手,不疾不徐地摆弄着面前茶具,元邪皇看着他手下行云流水的动作,明明从未有记忆,却不由自主生出一分熟悉感,仿佛他们曾经在某处早已相识一般。

他缓步向桌边走去。

杯盏叮当相碰,茶叶淬出浅褐茶水,壶嘴斟起满杯茶香,一杯茶沏好,那人将杯盏轻轻向前一推,道:“喝茶吗?”

原来他并非无所察觉,只是无谓多作不必的寒暄。

元邪皇走近了,低首看了看面前的茶汤却不接,问:“你是谁?”

那人闻言一顿,好似有些犹疑,半刻后方才回道:“原来阁下也不认识我。在下缺舟一帆渡,唤吾缺舟便可。请问阁下名姓?”

“吾乃……”元邪皇张口欲答,字音在舌根处转上几转,忽然便哽在喉咙再讲不出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一分与缺舟如出一辙的疑惑,好像忘记了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情,“吾名…烛九阴。”

烛九阴说罢,举目四顾一周,又问道:“此地是何处,你我为何在此?”

缺舟放下手中的茶壶,缓缓道:“吾也不知。”

“你不知?”

“吾与阁下同样,忘记了一些事情。”

缺舟说着,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眉眼间掠过一丝困惑,继而又舒展开,“吾只隐约记得,吾似乎有一个愿望。直到方才见到阁下后吾才确定,这个愿望,与阁下有关。”

“至于现在,先喝茶吧。”

评论(7)
热度(26)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