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俏雁】就是个u jump i watch u jump的师兄弟情

#蛋哥说的铁达尼号俏jack和雁rose
#我说要他们谈恋爱就谈恋爱怎的

。。。。

这艘由钢铁铸造的、号称永不沉没的巨轮,在世界的极北之地食言了。

他们是被留在船上的人,不论自愿与否,他们注定生机渺茫。冰冷刺骨的海水轰隆灌入船舱,在自然面前,人类不过沧海一粟,所谓的永不沉没在此时显得如此讽刺而不自量力。

史精忠在如同漩涡般翻卷的海浪里匆匆抓住了上官鸿信的手。那只手的温度仿佛比海水更冰寒,俏如来不确定这种体感是否正确,在零度乃至更低的极地温度里他的感官早已失控,连抓住上官鸿信的力气都不知从何而来。

万幸他抓住了。

身体几乎冻僵,手指只能保持抓握的动作,因为感官失调而将那只腕骨抓得更紧。史精忠松了一口气,至少他现在有了让上官鸿信无法反驳的最合理解释——是身体的应激反应,和他本人无关。

破碎的浮冰随海浪撞开舱门,还剩一口气的人争先恐后地抓紧其中一块而后爬上冰面,藉此换得更多时间,抱着侥幸心理想:兴许会有一线生机。

上官鸿信被史精忠半推半迫地抱住一块不算大的冰面,他们都没有更多力气爬上去了,只能随波逐流尽力减少热量和体能的消耗。他们抓在一起的手横跨在冰面上,上官鸿信看着那截显现出青色血管的手臂,几不可见地动了动嘴角——连做出这种细微的表情在此时也变得艰难无比:“你想救我?”

“不。”俏如来艰难地说道。他整个人都是雪白的,与冰层近乎融合一体;赤色的睫毛微微颤动,挂上了细碎的冰屑;呼出的气息一片雪白,将他笼罩着。

“我不会救你,师兄。”他一字一句,微弱而坚定,“你要自己活着。”

。。。。
没看电影,写不了生离死别现场,让俏再活三秒吧

评论
热度(36)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