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藏温】人间事

人间事
藏温

画手写手问卷第一题,最普通的日常,就写得有点多了……

黑白时期(以前)藏温

。。。。。。

战神驾临神蛊峰的时候,山中炊烟正袅袅升起,与重重缭绕在山峰间的云雾融在一处,缥缈仙意便也似乎沾了几分人间五味。

人生在世,既抛不开七情六欲,又避不过五谷轮回,而像峰主这般四体不勤之人,连下厨也懒得,在这神蛊峰里头全赖凤蝶照顾才不至于脱下凡胎,真成了登仙之人。

饭桌上摆着三个好菜,两副碗筷,峰主正准备动筷,却意外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这字眼用得准,却是不能讲与来人知晓的,否则别说峰主家的门扉十成不保,连这座小茅庐也危在旦夕,一有不慎,今夜可能便要幕天席地,先将就睡上一晚了。

耶,贵客登门,有失远迎啊。

温皇探去夹菜的筷尖半点没见停,面上却露出一分恰到好处的讶然,既给人留三分面子,又不妨碍自己埋头吃菜,正好。

战神昂首阔步踏入屋中,生生将这破庐衬出一股金碧辉煌的宫廷气势来。他头上戴着一顶金笠,金铁打造的长帘从笠沿处垂下来,一走一停哗哗作响,光是声势便夺去旁人大半注意,令旁人难以不瞩目他隐藏在笠下的俊武之姿;而他面上却扣起一张铁面,将那张刀削斧凿般的面容遮去大半,只留一双凌厉鹰眸袒露在外,令人遗憾不能亲眼一观战神真容之余,也震慑于他眉宇间流露的倨傲霸然之态。

——诶说到这儿,你来干什么呢,可别是久别不见一时想念特地跑上来的吧。

罗碧冷哼一声,我有你这么无聊?

他一撩衣袍大马金刀往桌前一坐,自是坐出了一派磊落气度,连支使人也支使得分外凛然:给我再拿一副碗筷来。

噗。

温皇一下没忍住笑出声来,筷尖抖了一抖,刚夹起的一块肉片啪嗒一下又掉回碟里。

罗碧一眼横来,瞪他,你笑什么?

温皇也不忙夹菜了,提起筷子指指他面门,那张铁面还完好无损地覆在面上。

暂且不论好友特意来一趟竟只是为一顿饭的事,先讲我听听,你练成什么神功,可以隔空吃饭了?

罗碧登时一噎,沉默了半刻:哼。

凤蝶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捧着碗细嚼慢咽,对大人们无聊幼稚的斗嘴无动于衷。她今年不过十二三岁,已修成一副冷面模样,对主人分外不客气,声音清脆字眼无情:菜要凉了,不吃就撤了。

凤蝶掌勺,不吃完多浪费珍馐啊,好友,你说对吧。

罗碧正郁卒着,忽然被他一个话柄丢来,接是接不住的,只莫名其妙地剜他一眼,拿眼神问:干甚,又卖甚关子?

温皇却又不理他了,慢条斯理地放下筷子,转头吩咐凤蝶,吃完给人拿副碗筷来,留着我们老友在饭桌上叙叙旧。

凤蝶转头冷冷清清地看他一眼,把端在手里剩着的小半碗米饭吃完,收拾一下跳下椅子出去了。过会儿,她捧着一副崭新的碗筷回来,砰一声磕在桌上,而后斜乜她翘手不做事的主人一眼,一言不发地再度撩开门帘退出去了。

温皇看着姑娘消失在门后的背影,品味了一下刚刚甩来那记隐约流露嫌弃的眼刀,颇觉欣慰地哎呀了一声,女儿大了脾气也大了,会对我甩脸色了。

让个丁点大的女娃儿给你鞍前马后,我看你就是该。凤蝶给温皇甩脸色还会看他三分养育恩,罗碧给温皇甩脸色却是半点情面不讲的,劈头盖脸直截就来。

耶,不是我支使她,是她照顾我,这差别可就大了,好友别混为一谈啊。温皇不以为意,随口一句笑笑便过了,重新执起筷子。

这回他没有再将筷尖指向战神,而是抬手在自己面上比划了一个取下的动作,唇角微微挑着,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眼下没旁人了,取了吧?

罗碧睨着眼深深凝他,半晌低低吭了一声,算答应了。

他抬起手掀开头上金笠,手掌覆上那张铁面,一声极细的“咔嗒”声后,面具便落入他宽大的掌,而后被放置在桌面上。

罗碧抬起眼,温皇在他对面,正用一副兴致盎然的神色端详他。

看什么看,没看过吗。

这直白得半分不收敛的目光就像贴着皮肉撩过去似的,罗碧被盯着只觉浑身不利索,蹙着眉宇不满地斥他。

温皇又笑了,道,看得少,现在多看几眼,没得看时才好回味啊。

评论
热度(42)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