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任溫】醫病座談

其實是投喂過命兄弟的,但因為寫得太爛我不敢吱聲了,具體想法也不說了,大家看不懂都是我的錯……

。。。。

“我不接待沒有預約的病人,這一點你應該知道。”醫生翻閱著手中病例,對眼前未經允許進入他辦公室的人提醒道,“出去帶上門。”

“所以我在休息時間才來啊。”這位不速之客穩坐在軟椅中,肩肘放鬆下垂,十指交扣壓在小腹前,雙腿翹起交疊,是一個十分優雅的坐姿。他對醫生的態度似乎習以為常,半點挪動尊駕的打算也沒有,面上仍是溫雅含笑的模樣,反問道:“難道醫生沒有私人時間?”

“我的私人時間沒有留給病人的位置。”

“別這樣,”近乎冷漠的回應讓男人笑了一下,尋常人在這種遭遇拒絕的情況下多半有點以笑化解尷尬的意思,但這個男人並非如此,他的笑里全然是愉悅之意,“我來是為了一個非常私人的問題,我保證,你會感興趣的。”

他頓了一下,再度補充道:“就像我對你一樣。”

任飄渺挑了挑眉,冷峻的面容上終於有了些許神色起伏,今日首次對這位在私人時間里造訪的病人正眼相待,“我對你的自信感興趣。兩分鐘,講。”

“對病人客氣一點吧,Dr.任。”溫皇始終端著一副謙謙君子的好臉色,沒有對任飄渺的態度流露出半分不滿,連這一句打趣也衹是打趣而已。他頗為認真地思忖了一下,“這個問題嘛,做起來比講起來簡單不少。”

任飄渺放鬆身體靠在椅背上,端出一個与溫皇同樣的坐姿,好整以暇地平攤手掌輕輕前推,向溫皇作出一個示意手勢:請。

溫皇微微頷首,抬指敲了敲額角,忽然沒頭沒尾地問出一句:“你的辦公室裡,空氣隔絕性好嗎?”

話音落下,卻是半點沒有等待回復的打算,自溫皇為中心,一道奇異的氣息如流水般向四周潺潺逸散開去,霎時滲透了這小小一室中每一個空氣分子。

一道足以讓無數定力不足的A血脈賁張的、O的氣息。

一道本該如流水般柔和,卻又無法掩飾地顯露出暴烈難馴的本質,明明昭示著極端攻擊性的氣息。

——硝煙的氣息。

“如果你需要的是一個床伴,那不應該找我。”任飄渺感知著滿室信息素的氣息,無動於衷地推了推……他倏然止住動作,淺色的瞳仁里終於泛起一分興致。

一絲淺淡的書卷氣潛藏在硝煙之中,漸漸濃郁起來。

“如何,我說過你感興趣,預言不算太差吧。”

“你的發情期?”

“如果我有,人生會愉快許多。”溫皇惋惜地嘆氣,“我從來沒有體會過發情期的樂趣。”

“至少你可以體會控制A發情的樂趣。”任飄渺冷靜地替他定論。

“引導罷了。生物本能帶來的控制本就沒有多少樂趣可言,至於會被本能輕易控制的人——哈,更沒意思啊。”

書卷的氣息越發濃郁,隱隱与硝煙的氣息分庭抗禮,任飄渺摘下鼻樑前那副銀邊眼鏡,隨手扔在桌面上。

他的面容本就生得冷,瞳仁顏色也淺,平日拿一副眼鏡遮著,眸中冷意隔著一層鏡片,還勉強稱得上是客氣疏離的意思,現下眼鏡一取,目光掃在人身上,瞳底卻全然倒映不出旁人的模樣。他目中無人,卻也談不上輕蔑之類,純粹不入眼罷了。

“所以,我是你看好的獵物?”

“錯了。”溫皇从椅中坐起,手肘支在桌上,十指仍舊交扣著,其后露出一雙眸尾微挑的眼,眸內流轉一點狡獪的光,“我才是你的獵物。”

任飄渺微眯著眼眸,“這是挑釁?”

“這是邀請。”溫皇愉快地回答。

。。。。。

ABO
任A墨水味
溫O火藥味

评论(6)
热度(40)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