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本想写个简单的大纲记录,想法又在对话中炒车了,不伦不类,角色也没味道了,沉默

苍俏 剑蝶
。。。。

剑无极酒劲有点上头,靠在桌边撑着头缓了半天,忽然没头没尾地低声说了句,“史家老大,其实我真挺羡慕你的。”

史精忠举着串鸡胗送到嘴边刚咬了一口,愣了一下,嚼着嘴里的肉含糊问道:“什么?”

“就是羡慕啊。”剑无极话匣子一开就收不住,他一向很健谈,好事坏事从他嘴里说出来都有一股子万事看开的味道,但看没看开只有他自个心里知道。

他仰头灌进一口啤酒,二氧化碳在他口腔里爆炸,仿佛将心上的大坝轰开一个缺口,苦水一股脑地泄了出来。

“我每次跟蝶蝶吵架就忍不住想,我究竟有哪儿好,我哪配得上她啊,她就应该有个更好更爱她的人来陪她过上一辈子。但我不甘心,一想到分手我就哪哪都难受,特难受。”

史精忠斯文地咽下嘴里的食物,认真地想了想,“但是,温皇先生再中意我我也不会做他女婿,苍狼不同意这门亲事,我跟他坚决同一阵线。你还羡慕我什么呢,凤蝶对我的兄妹情?我总不能祝有情人终成兄妹吧。”

“…喂!你家老二说你自恋还真说对了,我是会因为温皇嫌两句就怀疑自我的人吗,我要是成了你的样子蝶蝶还能喜欢上我吗!”

史精忠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可不是嘛,“多谢凤蝶不喜欢我,不然我难逃温皇先生相亲局。”

“哎不跟你扯这些,你嘴皮子动起来跟你上头一样不爽听,”剑无极毫不客气地嫌了一通,跟他碰杯,“我就还挺羡慕你和苍越孤鸣,从来不担心分手问题,我看你们连讲话都没大声过。”

史精忠赏脸举杯,放下没喝:“不,我们从在一起开始就考虑过分手问题了。”

“哈?”

“真的,”史精忠耸耸肩,语气稀疏平常,“并且有好几回都重新考虑过分不分手,我们家的情况和一些意外事件,有点复杂。”

“你们两家的陈年旧事,说起来真是一匹布那么长。”剑无极很有感触地点头表示理解,“反正这不是没分。”

“如果分手有用的话,我们会这么做。但我们综合考虑了一下,分手的后果只会比我们能预想到的最坏事态更差,so.”史精忠眨眨眼,露出一个不必我多说的眼神。

评论
热度(20)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