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任温】别动脑,脑子会掉

齐神箓第一集衍生,尝试用剧本形式写对话,最后懂得了一个道理,没有这个水平就不要做为难自己的事。

。。。。。

  (凤蝶离开,温皇回到庭院内,卧回榻上)

  温皇:(支肘拄头,缓慢阖眼,自言自语叹息)这楼宇,要冷清一段时日了。

  (话音落下,温皇不再多言,小憩。四周草木忽然无风自动,摇曳不止。庭院起雾,以温皇为中心扩散,乳白色的雾气渐渐浓郁,近乎伸手不见五指)

  (雾气散去,仍是这座庭院,草木重归静止,细看却会发现这是一种没有生机的静。再环顾四周,整个庭院都被包裹在一片浓雾中,仿佛与外界断绝一切联系,成为一座孤立的岛)

  (一个声音骤然响起)

  ???:你倒是大方。

  温皇:(眼睛闭合,嘴角挑起一分笑意)哈。

  (温皇慢慢睁眼,视野中出现一名白衣剑者。剑者一身剑气站立在不远处,负手背对温皇,此时微微侧首,纾尊降贵般瞥来一点余光)

  温皇:这不正是你的期许吗?任飘渺。

  (名字唤出刹那,四周剑气骤急,几缕划过花几灌木,割断枝叶)

  任飘渺:(沉默半晌后)吾期许什么?

  温皇:(从容不迫,略带揶揄)你的想法,难道你不比吾更清楚?

  任飘渺:(阖眼,转回去)吾不需要思考这份答案,那是你的兴趣。

  温皇:起剑,便是认真;问名,便是认可。吾不过是将你未诉诸于口之事转达给剑无极,毕竟他确实愚钝,吾若是不讲,再过十年他也无法悟透。

  任飘渺:你原来不止大方,还很好心。

  温皇:你吾之间,何必这么多暗话。

  任飘渺:你舍得?

  温皇:(忽然沉默,羽扇起落几回)再多不舍,终究会有这一天。

  任飘渺:哈,神蛊温皇也有决定放手的一天。

  温皇:吾也没想到,神蛊温皇原来已经不需要答案了。

  (温皇从卧榻坐起,看向剑者)

  温皇:你的剑意,确实久违了。

  任飘渺:是吗?

  温皇:这个语气像在怪罪吾与你太生疏。

  任飘渺:错了。吾与你谈不上生疏与否。

  温皇:确实。若真要论证起来,你吾除了共用这副身躯以外,处处皆可称是形同陌路,你甚至不如剑无极对吾的了解深。

  任飘渺:你认为你对吾了如指掌。

  温皇:自然。

  任飘渺:这份自信令吾相信你确实是神蛊温皇。

  温皇:但神蛊温皇不只是任飘渺。我们早已不是一人,这也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

  任飘渺:那于吾无碍。

  温皇:唉呀,真是冷酷无情啊。罢了,终归要与你走这问鼎的一程。

  

  

评论(12)
热度(45)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