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八百年前的草稿,我以为我可以写下去,还是看来日缘分

千雪孤鸣吻上他的指尖。

 

  指尖绕着一丝清苦的味道,该是来自他方才饮下的那碗漆黑的药汁。或许是送来的路上太颠簸,汤药溅起的一星半点正好落在碗缘,他端起碗时便沾上了;或许是药越见底越浓,涩味冲喉令人难忍呕意,他下意识并拢手指压住嘴唇时沾上了;现在全被千雪卷入口中品尝了去。

 

“……好苦。”千雪孤鸣咂咂嘴,脸上表情皱到一起,直来直去地嫌弃。

 

  竞日孤鸣纤长上翘的眼睫毛很是无辜地眨了眨,噗哧一声笑了:“怎么,你煎的药小王都乖乖喝了,现在反倒嫌王叔太苦了?”

 

“等一...

2 16

【千竞】塔中人

那座塔已经很有些年头了。

塔身很高,塔尖直入云端,从地面抬头看去也完全无法看清它的全貌,或许只有高飞的鸟儿才能窥见一点真相,可惜人们不会鸟的语言,无法从鸟儿口中得到答案。想从内探查更是无从下手,这座塔在人目所能及之内不存在一门一窗,且坚固无比,仿佛被人施加了咒语一般无可撼动。有人曾尝试用凿子凿、用斧子劈、用锤子砸,但它完全没有动摇一分,层层垒砌的红砖甚至没有抖落任何一粒灰。作为一栋建筑,它太古怪了。

它太古怪了。没人知道它从何时出现,更没人说得清它如何出现,仿佛在某个命定的时间里,它就这样凭空拔地而起,而后长久地屹立在此,连同人们的记忆也被塔占据了一席之地。

人们对于未知的事...

2 26

  

  ………?车呢

  。。。。。

  千雪孤鸣吻上他的指尖。

  指尖绕着一丝清苦的味道,该是来自他方才饮下的那碗漆黑的药汁。或许是送来的路上太颠簸,汤药溅起的一星半点正好落在碗缘,他端起碗时便沾上了;或许是药越见底越浓,涩味冲喉令人难忍呕意,他下意识并拢手指压住嘴唇时沾上了;现在全被千雪卷入口中品尝了去。

  “……好苦。”千雪孤鸣咂咂嘴,脸上表情皱到一起,毫不客气地嫌弃道。

  竞日孤鸣颤了颤纤长上翘的眼睫毛,噗哧一声笑了:“怎么,你煎的药小王都乖乖喝了,现在反倒嫌王叔太苦了?”

  “等一下,我没这么讲啊,你别趁机乱扣帽子,拿我开刀。”千雪孤鸣警惕地打醒十二分精神,神...

5 41

【千竞】流火

                     车
                 车
车车车车车车车车车车车
          ...

6 109

【千竞】来路去处。(前)

来路去处。
千竞。
凉。

好困,没写完,算了,想写再写吧

====

竞日孤鸣放下书卷,抬头向外看去。

细雪纷扬落了一整日,直至入夜才止住,满天满地铺了一指深的雪层。

庭中立着一棵树,很有些年头了。树根扎得很深很稳,树干也粗壮,两人合抱也未必能圈住,但仍是经不住四季伦常,深秋之时便秃了枝桠,黄叶堆满树脚,都成了来年养分。

一场雪来,枝桠新攒银装,添上几笔素淡颜色,倒恰到好处成了一抹点缀。

深冬时分,外头不比内室里燃炉熏香生出来的暖和,寒风凛凛刺骨,极会见缝插针,寻着机会就往暖处钻,防不胜防,门窗原该是合紧的。竞日孤鸣拦住女官,将檀窗留了一线,大半树影仍隔在窗外,影影绰绰映在窗棂上,从床...

2 22

实在非常不想开车,或者说不想开千竞的车,我太爱他了,可能也非常食之无味,就…能填多少算多少吧。

2 30

【千竞】未标记关系。(续完再续,未完待续)

未标记关系。(续完再续)
千竞。
凉。

电吹风的嗡鸣在耳边响起,绵绵的暖风扫过后颈偎入发间,千雪孤鸣的腰眼忽地一麻,肩膀几不可察地一耸。
竞日孤鸣将电吹风拉远了些。千雪孤鸣的后背还贴着他的小腹,这个小动作在紧密相贴的姿势下无所遁形,“难受吗?”
千雪孤鸣的声音闷在嗓里,含糊答了句,“还好。”
人的五感总是会在一些细枝末节的地方忽然变得敏锐无比,身体的自主机能反应有时会令人觉得十分地不可理喻。
譬如说,自己捻起自己的发梢时,无论如何施力搓捻都毫无感觉,但若是由旁人来做这个动作——也或许只是无意间的一掠而过,那么,再细微的触感立即会经由神经末梢被放大上十数倍,本能地向身体发出警戒信号,反应稍微敏感一些都会成...

18 50

【千竞】未标记关系。(续)

未标记关系。2
千竞。
凉。

现代ABO,一定要看前文哦。
没有车,只有爱情。
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车了。

千雪孤鸣回来的时候,竞日孤鸣打开了床头的壁灯。

明亮的橘光拢在半透的灯罩下,晕成一片柔软的暖色,连一室昏沉的黑暗也对它软了心肠,心甘情愿将黑夜占下的领土全数交让。

昏黄灯光仿佛在这一方天地筑起了一道坚固的壁垒,将夜色的清冷与无声的寥落隔在门外,添了一分活气,于是空空荡荡的一间房子终于有了家的味道。

浮在空气中属于OMEGA的甜香变成浅浅淡淡的模样,融在清爽的主调里若有似无,却始终彰显存在,让人无法忽视其中含义。

方才打情骂俏丢出的枕头孤伶伶躺在地上,竞日孤鸣对身后的动静置若罔闻,卷在被团...

13 43

【千竞】未标记关系。

未标记关系。
千竞。
凉。
现代ABO,其他懒得说了。

噗…因为一点肉渣被和谐了,重发一下,评论里那么壮观的一排“为什么没有车”都没了,好可惜哦(一点溜粉自觉都没有)

评论直接丢微博的全图链接,可以直接到微博看,但这边也再给我点个小心心小拇指好不好嘛——
看过也再点一次嘛——

。。。。。。

千雪孤鸣到家的时候,屋里静悄悄的,没有开灯,也没有从电视机里传来的欢声笑语。外头正是万家灯火,两相对比,这个家就显得十分冷清了。
空气中浮着一缕暗香,十分浅淡,带着一点甜腻的味道,一开门就被外头卷进来的细风吹散了,寻常人难以察觉。
但千雪孤鸣的五感一向很敏锐,更何况这个甜腻的气息已经伴随他十数年,并...

20 78

【千竞】扰人清梦。

扰人清梦。
千竞。
凉。

=START=

千雪孤鸣今天有点失眠。

他在床上辗转反侧到两更天,往这边翻一下身吧,压着胳膊不太舒服;那往那边打个滚吧,一不留神给磕了腿,淤着疼。

翻来覆去折腾半天,怎怎都不舒服,连带着全身都跟着难受起来,他干脆翻身坐了起来。

千雪孤鸣打小是个不服管的野性子,只有对着他那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小皇叔时才肯老实点。他老爹发现了这一点,自此他就没什么好日子了,等他大哥当了老大,他更是过得水深火热,三天两头就被快马加鞭丢进苗北,搁他小皇叔眼皮底下修身养性。

北竞王府俨然成了他第二个落脚地,北竞王特意给他安排了一个窝,如他所愿落在距离书房最远的地儿,里头的摆设全按他自个喜好...

4 72
 
1 / 2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