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豪药】一晌信徒



天门洞前天门路,行满酬愿神眷顾。

旅游这事嘛,说到底就是游山玩水。他们这次出行选的地界以崇山峰林闻名,少不得要往山里走。山前开好的路有交通工具代步,但山中景点还是要靠两条腿走动,不然就白来一趟了不是。

但这道梯是真的陡啊,自下向上走时还轻松点,眼睛只需盯着高处,一味走就是了,累是累点,总归不用担惊受怕;由上往下去时可就惨咯,眼睛一眼望下去,石阶依山修得又高又陡,那可是将近半个山腰的高度,如何不让人心惊胆战。

传说这道石梯统共九百九十九块阶,长可通天,信众怀着诚心攀登到顶,神仙就会有感于他的虔诚庇佑于他,信众心中所想皆会灵验。传说虽是传说,但流传至今也是一项俗礼,信不信灵不灵是一回事,...

78

【豪药】我们讲演技的

我们讲演技的。
豪药。
凉。

阅读警告:鬼途23衍生,下戏,全都是瞎扯。

=开始=

“——卡!这场过了,大家休息一下,准备下一场!”

导演一声令下,参演人员和工作人员登时放松下来,现场气氛再度活络起来。

啪啪几声片场灯光亮起,各组人员开始加紧拆改现场为下一场戏做准备,鸩罂粟站在原地,跟周围来往流动的同事格格不入。

下一场戏要用的道具陆续到位,上一场戏的演员却陷入情绪里迟迟没有走出来。

后勤人员走上前,给鸩罂粟递了瓶水,他接过道一声谢,婉拒了后勤提议陪他一起回休息室的建议。

方才拍的那一场对手戏,鸩罂粟不仅要挑大梁,还是情绪担纲,他要用情绪的爆发和转变将这一段戏推上高潮,身上担子不轻...

4 68

【豪药】你有病啊。

你有病啊。
豪药。
凉。
阅读警告:鬼途16衍生,没文笔没深度,随便写

=开始=
扫墓回来后岳灵休又开了一坛新酒,拉着鸩罂粟陪他尽酒兴,喝到最后果不其然又喝高了,趴在桌上嘟嘟囔囔说胡话。

鸩罂粟没拦着他疯,也没陪他乱来,只捧着茶坐在一边听岳灵休自个儿叨叨。喝醉再醒酒很浪费时间,过了今晚还有很多刻不容缓的事情等着他处理,鸩罂粟心里总有根弦在绷着,一刻也松不下来。

岳灵休不介意,拎着酒坛去碰他的茶杯。天下第一豪再豪气也终究是肉长的心,一口气郁在心里很容易把自己憋出病来,他不懂药蛊毒,医术半点没有,胜在对这种病很有见地,一坛酒浇下去愁就消了大半,大不了还能再来一坛,所以喝醉也是合情合理的。

鸩罂粟也...

5 70

【豪药】学罂致岳。

学罂致岳。
豪药。
凉。

阅读提示:车,懒得解释,没完(不一定能完)214献礼(太早了的样子)

(文字部分新大改过,先换个档以防不测)

=开车=

“二重积分先画积分域…”

白皙的手指握着一支签字笔,笔身套着一截防滑软胶,指尖捏在上面,与黑色塑料形成鲜明对比。

签字笔很轻,握在手里费不了多少力气,但这只手现在却拿不稳这么轻的一支笔。手指力道虚浮,笔尖颤个不停,俨然一副落笔难书的模样,让人不由疑惑为何他还坚持做着徒有架子的执笔姿势。

一只小麦色的手掌从后伸来覆在他的手背上,看起来更宽大有力,稳妥地包拢他的。手掌叠在一起,岳灵休扣着鸩罂粟的指,连手带笔稳稳握住。

——是他身不由己,丢不下...

4 99

【豪药】涌泉相火。



搭帐篷这种技术活儿,说难也不难,无非就是使几分力气,拎几根竹竿捆几捆,罩一层厚布,支起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看起来有个模样就行。岳灵休卖完一轮力气,搭起来一个尖角的小布包,山风吹过来,小布包摇摇欲坠的,半点不牢靠。岳灵休左看右看,搓着下巴煞有其事地点点头,觉得挺满意。

江湖人不拘小节嘛。往常赶路赶了半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风餐露宿常有,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凑合一晚就是了。这一趟出门远游,怎么说也得有点远游的样子,搭个帐篷走走形式,心里就多几分实在感,仿佛支起这么一块地方,纷纭世事就能全数隔在外头,空出一时半刻,不用为江湖上那点烦心事费神。

至于搭得怎样——岳灵休心宽地想,实用就行嘛。...

2 53

【豪药】谓我心忧。

谓我心忧。
豪药。
凉。

鬼途07衍生。想谈谈恋爱而已。

写的时候鬼途8已经出来了…官逼同死啊,所以没敢看,怕看完写不出来了,现在写完终于可以去看了,捂着心口。

=START=

幽灵马车来时匆匆,去也匆匆,载着一个天大的麻烦绝尘而去,被打断的话头却是再接续不下去了。

两人目送幽灵马车融入夜色彻底消失在眼界中,各有忖度地在原地又站半晌,鸩罂粟转身离开。

岳灵休回神,看着鸩罂粟的背影,心里忽然生出如同性命攸关一般的微妙感。他阔步追上去:“喂,鸩罂粟。”

鸩罂粟走在前头,步子迈得四平八稳,如他隐居时的原则一般讲究,仿佛天塌下来也乱不去他的步调。

岳灵休往前追了几步,心中那点原本只生出个由

10 55

【豪药】不知分寸。

不知分寸。
豪药。
凉。

阅读警告:车。老夫妻能有多黄一般人真的难以想象。很黄。除了爽什么都没有。

=START=

岳灵休推门进屋,屋里静谧漆黑的,没有点灯,也可能点了又熄了。

银白的月光越过门扉和男人宽阔的肩洒进来,在地上投出一道拉长的剪影,岳灵休抬腿走向贴着墙根摆放的方桌,横掌在蜡炬上方扫了一下,烛芯还没凉得太透。

他熟门熟路地向内室摸去,脱下一身厚重貂衣并鞋袜,翻身上榻:“这么绝情啊,连盏灯都不给我留。”

榻上睡着一个人,面朝里侧躺的姿势,对岳灵休深夜扰民的动静熟视无睹。

鸩罂粟闭着眼,声音平缓,听起来半点睡意没有,装睡也装得分毫不上心,“你需要么?”

不说外头月上中天,光是...

上一集,岳灵休斥责鸩罂粟:苗王这么忧心你还故弄玄虚,不应该。
这一集,鸩罂粟嫌弃岳灵休:我一向不信你那只有半刻钟的分寸,从前你在江湖惹的是非麻烦没有一件能轻易善了。
这么rio的老夫妻,上一次见还是杏默,但杏默在调情(不要脸的程度)上就输了,王相跟他俩比起来都是小年轻,金婚银婚比不过钻石婚,老夫妻就是老夫妻,rio。

11 54

【豪药豪】三千秋。

三千秋。
豪药豪。
凉。

阅读警告:

过去全捏造,作者对药神只有雁温药三方会谈剪辑的了解,对豪哥只有三集新剧剪辑的了解。

突发摸鱼,不讲逻辑,大纲文,没细节,讲完就算的文风。
(重看一遍发现有bug,大家就当没看到吧😅)
=开始=

鸩罂粟第三次碰见了岳灵休。

他们在一处小驿站歇脚,环境还算干净,位置有点逼仄,面对面坐似乎不合适两个虽有两面之缘但连名姓都未交换过的人,一抬头看着对面的脸容易尴尬,所以他们坐成了两个直角边。

事情太巧,第一次碰见是鸩罂粟在路边一药贩的摊子前揭发他卖假药材,那药贩气不过,抡着药秤砝码想打他,鸩罂粟虽然武功平平,但应付普通人也够用,所以没躲,只是皱了皱眉,拢在袖子...

4 42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