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墨武25衍生


地牢一词,多半伴随着潮湿阴冷的印象。毕竟是用作收押犯人之所,若是修葺得金碧辉煌反倒不妙,不讲对犯人毫无威吓作用,那下令修建的只怕也是个声色犬马、奢侈无度之人。

苗疆地牢的环境比之常人印象要好上许多,谈不上多舒适,至少是一处干净之所,犯人的待遇既不苛刻也不难熬,感念之心自然倍生。见微知著,苗疆现任国君既不是奢侈无度的昏君,仁厚贤明更可见一斑。

牢房贴墙根处放置着一张干净的木板床,上头的枕头被褥也是干爽的,没有霉斑或者异味。俏如来在其上结跏趺坐,沉入心境静修,有幸在此微末之处体悟了一番苗王之贤。

地牢无窗,他拨着佛珠默数分秒,外头应过子时了。待天光亮透,便是他被押解回中原,移交尚同会受审之时。琉璃珠串浸入掌心的温度,他蓦然睁开双眼,向牢房外看去。

他在等一个人。

等那不在他的局、却与他的局紧密相扣的一环。

“你似乎并不意外孤王的到来。”

年轻的苗王挥退看守的兵卫,站在牢门前,隔着一排紧密的铁栅栏对牢房内名义上的重犯说道。

“苗王看来也并也不意外俏如来的不意外。”俏如来眼神清明,从容回应。

视线相汇,沉默半刻后,两人不约而同笑出声来,“孤王原以为你会再确定一番,看来,仍是孤王智不足。”

俏如来摇了摇头,道:“苗王不必妄自菲薄,当一切选项排除,最后的不可能便是答案,俏如来只是很有胆量罢了。”

“那孤王便开门见山了,俏如来,明日孤王亲自押解你回中原,届时,请你配合。”

“俏如来便也与苗王单刀直入明说了,明日,也请苗王能可配合。”

短短一年间,两人各有际遇与磨砺,心境都可谓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同样温和的一双眼中沉淀着各自坚守的东西,他们如此相似,又截然不同,在无声中酝酿出彼此间不必付诸言语的默契来。

俏如来垂首施一个佛者礼,向苗王作别,“明日见。”

评论(6)
热度(12)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