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天门洞前天门路,行满酬愿神眷顾。

旅游这事嘛,说到底就是游山玩水。他们这次出行选的地界以崇山峰林闻名,少不得要往山里走。山前开好的路有交通工具代步,但山中景点还是要靠两条腿走动,不然就白来一趟了不是。

但这道梯是真的陡啊,自下向上走时还轻松点,眼睛只需盯着高处,一味走就是了,累是累点,总归不用担惊受怕;由上往下去时可就惨咯,眼睛一眼望下去,石阶依山修得又高又陡,那可是将近半个山腰的高度,如何不让人心惊胆战。

传说这道石梯统共九百九十九阶,长可通天,信众怀着诚心攀登到顶,神仙就会有感于他的虔诚庇佑于他,信众心中所想皆会灵验。传说虽是传说,但流传至今也是一项俗礼,信不信灵不灵是一回事,来到别人地界入乡随俗又是另一回事,来都来了,不数一数这石阶岂不是很遗憾,不数一数,谁知道它是不是真有九百九十九呢。

“…岳灵休。”鸩罂粟的声音从落后岳灵休至少两步的身后传来,隐隐约约夹着一点颤抖,但他有意稳着嗓音,除了岳灵休,一般人听不太出来。岳灵休闻声转头,看见鸩罂粟拧着一双细眉,一改平日泰山崩于前都懒得理睬的冷静,换上了一副如临大敌的脸色。

他们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潮站在天梯前,往下行的方向,从上往下看去,光是这个陡峭的坡度和肉眼可见的高度就让人心里咚咚地打起了退堂鼓。楼梯修得很宽,用栏杆均等隔开几条道,每一条正好能容两个人并肩通过。

岳灵休原本跟鸩罂粟并肩走一块,踩下第一块石阶时就皱起了眉。这石阶砌得又窄又高,他的脚正着踩下去就往外悬空了半截鞋头,膝盖弯曲的幅度也比平时大很多,对关节和肌肉的损耗很大。好在他平时锻炼量充足,适应了一下很快就调整好节奏,走完这一段应该不会太难。

但他身边的人明显跟他不在一个身体素质水平,就这么短短一会儿功夫身边的人已经变成身后的人了。

“岳灵休,你别走这么快,太陡了。”鸩罂粟锁着眉心,两只手手死死抓着栏杆,一双细长的眼里写满凝重,谨慎地盯着脚下的台阶走得一步三顿的,好像走在一片脆弱的冰面上,一脚差错就会踩出个窟窿掉进水里。

他平时一向要强,少有向人示弱的时候,用这种语气说这样的话对他本人来说完全称得上重大事故。

这项重大事故的根源说出来有点下面子,鸩罂粟他,恐高。



唉想写的都没写到,删删改改一晚上连想写的都快忘了,明天再看看吧……

评论
热度(13)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