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黑白郎君,你记得安倍博雅吗?

一个小衍生
我不想说话了,我好难过

。。。

所以现在是在闹哪出啦!

安倍博雅被反剪双手牢牢按在地上的时候,内心只觉一阵无力,全然不知为何他只是出去转了一圈采买吃食回来,黑白郎君的脾气就比之前更差劲,直接跟他动起手来了都!

但行走江湖久了,安倍博雅自诩自己虽无大智慧,也有小聪明,做人小弟的眼力见儿是半点不缺。

他心里腹诽着黑白郎君居然也有这么喜怒无常的时候,该服软时却毫不含糊,口中连连告饶道:“老大,老大…是我啦,安倍博雅!虽然我们不是很熟,但也没有出个门就不认识的道理吧…”

连珠炮发一大串,到末了,安倍博雅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垂下的眉眼间很有几分泄气的模样,“……好啦好啦,我知道我这种小人物你肯定不上心,过眼就忘啦……”

紧梏在手腕上的力道倏然一松,安倍博雅一时刹不住身体前倾的冲劲,踉踉跄跄往前栽了几步,脑子里还有几分空白,“啊”了一声转过头来,一头雾水问道:“…老大,你究竟是怎样,不会是练武练得走火入魔脑子卡掉了吧?”

后者听起来可能性很高,他真的有点担心了,都说帮人帮到底,虽然救起这个人是看在各种各样的原因份上,总之也是自己救回来的,既然他没好全,那自己就该负起这份责任才对。

他回身上前几步,围着南宫恨左右看看,伸手要去摸南宫恨的脑门探探热度,心里嘀咕,别是真烧坏脑子了吧?

南宫恨却不领情,挥开他的手向后一撤身,负手背对他,哼然道:“黑白郎君记性还未差到这个地步,吵闹不休的小子,吾怎会忘。”

“啊?哦…哦…!”安倍博雅怔了怔,张口应了声,估摸着自个也不知道在应什么,但他心里莫名开心起来——我本来就是个容易满足的小人物嘛——他这么想着,挠了挠后脑勺嘿嘿傻笑两声。

“你笑什么?”南宫恨看着他这副模样也莫名,怒眉一扬,气势便压上来。

安倍博雅这会儿却不怵他了,要说起来他其实也没在怕过,只是很习惯对人顺着毛捋,时间久了就仿佛没脾气似的,但若真有人欺负到他头上来将他搓圆按扁,那他气性可大着呢。

“没啦,我就是开心,开心还不准人笑吗。”

南宫恨沉默了一阵,道:“没事就别在外面乱晃,晃得吾心烦。出去买了什么,吾饿了。”

“支使别人要不要这么顺手啦,算了算了安倍大人不跟你计较,”安倍博雅很无奈地大声叹气,念念叨叨着向茅屋走去,“乡村野外没什么好东西,你将就着吃吧,不过我手艺很好,你可以放心吃啦。”

他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渐渐远了,柴扉吱呀一声打开的时候,便几乎听不见了。

而后再没传来一声门扉闭合的声音,一切声息戛然而止,故事却在此处终于圆满。

院落里卷起一道微风,铺了满地的落叶随风沙沙作响,黑白郎君在院中静立良久,终于迈步离去。

至始至终,未再向身后的院落茅庐投去一眼。

黑白郎君纵横天下的一生之中有过许多遗憾,他从未回头,也不曾停步。

但他记得。

评论(10)
热度(51)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