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酆随】我也不懂副楼主在想什么

虽然是个还珠楼日常,但过命兄弟点菜是酆随

。。。。

早先时候,酆都月刚接手还珠楼,没几天就在楼底大堂正中竖起一块看起来做工十分粗陋胜在厚度十分结实的木板。此木板底下装载四个小轮,长七宽四占位巨广,木板正中抬头用红漆横平竖直规规矩矩地写上三个大字:留言板。

留言板名副其实,就是给还珠楼在职员工往上面贴小纸条用的,至于小纸条上写什么,全看泼墨挥毫的在座各位文化程度有多少。

副楼主在杀手培训结课动员大会最后板着一张冰冷俊脸,对这个从此常驻还珠楼的新朋友作出了一系列平铺直叙寡淡无味的介绍。

简单讲来就是这留言板来者不拒荤素不忌,留言内容上至风花雪月文青葬花下至家长里短辱骂楼主通通妥当,副楼主用代楼主的人格保证写在上头的东西都有犯罪豁免,你敢贴上去副楼主就敢保你享有绝对言论自由。

代楼主听着听着脸色就变了,异彩纷呈的煞是好看,袖子底下手指捏得咯吱响,偏偏还得站在副楼主身后保持端庄,做代楼主做得分外憋屈敢怒不敢言。

打从还珠楼主给自己放了个以年计的长假,横空推出一个代楼主上位掌权,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一代一副不对付,就差没在还珠楼过道里按中线漆上一条楚河汉界以示相看两厌有你没我了。说来也真惨,这代楼主空有一个楼主头衔,手里实权少得可怜,上行下达还得经副楼主红笔朱批写一个阅,生怕他大手大脚败光还珠楼背后八百万身家。

纵然有副楼主拍着代楼主胸脯保证,贴上留言板的小纸条还是寥寥无几。一则大家都知道副楼主不怎么把代楼主当人看,代楼主的人格在副楼主眼里还没还珠楼墙角一块砖重要;二则还珠楼基层员工真没多少文化人,写个字七歪八扭签个名死蛇烂鳝,让他们铺纸创作八百字不如给他们脖子一刀来得痛快。

但到底是副楼主推行的东西,放任它空空荡荡那副楼主面子里子都过不去,副楼主底下一众拥趸不允许偶像这么掉格。以一剑随风为首的副楼主一派开始往上贴小纸条,走过路过定睛一看,一篇格式完整的工作汇报里不仅事无巨细地写出时间地点目标过程最后还额外加了一段总结反思,行文简洁感情深刻十分有副楼主为工作鞠躬尽瘁的加班精神,令人见之感动热泪潸然。

久而久之还珠楼一多半杀手都被副楼主派洗脑,如同邪教过境广纳信众为加班奋斗,代楼主的拥趸终于后知后觉生出危机感,以哑剑残声为首的代楼主派亡羊补牢广贴标金令抢回半壁留言板,与一剑随风展开了两派粉头间天雷地火的巅峰对决——这不是普普通通的公司党派之斗,这是一个社会的缩影,是发光发热做个社畜派和加你妹班我要上位派的斗争!

而在还珠楼内党派之争正如火如荼上演的时候,有一个人在夹缝里艰难生存。随风起第一千八百七十七次往留言板上贴小纸条,小纸条上只写着四个力透纸背的大字:我要加薪!

隔天一早随风起到留言板前找了好一阵,终于在满板明枪暗箭的厮杀对垒中翻出了他那张,四个大字底下多了两个隽秀小字:驳回。随风起捏着纸大声哀嚎,副楼主真不是人压榨员工还不给加薪我要辞职了!恰在此时酆都月从他身后路过,目不斜视冷酷无情地丢下两个字:驳回。便扬长而去了。随风起再度哀嚎起来,我辞职信都给你撕几十封了诶!

杀手这个行当,脑袋提在腰间,性命搁在刀尖,上哪做都没两样,但人生只为杀人而杀人就很没意思,要是哪天腻味了,人生也就这么长了。

随风起是个很热爱生活的人,而生活想要有点念想,就要给自己定个目标,给还珠楼打工争取升职加薪就是他现阶段的生活方向。

他琢磨过了,升职没什么意思,在还珠楼做到蓝带杀手已经是制度最顶层,再往上就只剩下楼主位了,出任CEO?算了算了无聊透顶敬谢不敏。那他留在还珠楼的目标就立刻收窄且十分明确,为加薪而奋斗。

目前横亘在他面前的问题是,他们副楼主管账特严,屡屡驳回了他的合理加薪要求只给发蓝带级的薪水,甚至以身作则到连加班费都没给自己划过。

不能加薪的日子黯淡无光,经历上百回加薪失败后,随风起愤愤然把辞职计划提上日程。他想得很轻松,副楼主收下辞职信就算辞职成功,他转头出去就可以天高海阔找个新东家了。于是副楼主当着他的面,刷拉一声给他对半撕了。在此之后他被副楼主撕掉辞呈的次数多达两位数并稳步向着三位数持续突破中。

最后一次递辞呈的时候正逢他们楼主回归,副楼主忙得脚不沾地,随风起突然福至心灵,直接把辞职信拍到了留言板上。他咬着一根干草有理有据地想,副楼主拍着代楼主胸脯保证贴上去的小纸条都有言论自由权,这回他怎么也不能再撕了吧。

时间淘汰了很多人,楼里的杀手换了一拨又一拨,留言板渐渐成了个任务发布板,上头层层叠叠都是标金令,很快就把随风起的小纸条淹没在底下,随风起不介意,很心宽地想,反正该看见的会看见。

可惜他们副楼主那天正好出差,出完这趟差就永久旷工了,该看见的没看见,该辞成的自然也没辞成。

后来某天他路过留言板,百无聊赖之下往上面贴了个新的纸条:我真的看不懂我们副楼主在想什么。

隔天再去看,那张纸条上叠了两张新的,一张笔迹清秀,一看就是幻幽冰剑写的,回了一句:难道我就看得懂吗。

另一张字迹特好认,来自跟哑剑残声对垒互轰八百张工作汇报那个:副楼主的心思不是我等可以揣测,别妄议。

随风起咬着笔杆想了想,再度贴上一张:你就一点嘛也不好奇嘛,做杀手的不知道哪天就挂了,谁不是快快活活有一天享受一天喔,只有他连起居记录都写这么认真诶!

这张纸条后面也没了回复,毕竟做杀手的,不知道哪天就挂了。

评论(2)
热度(47)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