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霜牛性转】二哥准了

二哥准了
霜牛性转

原剧if,还是没重新看剧,只有大概印象,因为这一段剧情也太过走心了,我也不知道写成什么鬼样了………

。。。。。

这处山壁掩映在繁茂枝叶之中,位置十分隐蔽,寻常人想寻来,少说也得费上一点心思。

一点焰光伴随袅袅青烟在此地悄然升起,从层叠枝叶细密的空隙间透出星点辉亮,昏橘色的篝火独力筑起一个小小世界,夜色便也滤去几分冷清,向流离失所的无根之人张开一个暂时安宁的怀抱。

雪山银燕抱膝坐在山壁前,手握着一支枯枝拨了拨面前的篝火堆,烧裂的枝柴发出细小的噼啪声,跃出三两个火星,转瞬便黯淡消弭了。

一整个白天里她没敢有过半刻松懈,险而又险地避开群侠重重围捕,深知一旦露出瞬间破绽,她二哥的性命就会朝不保夕。直至夜幕星垂,她在夜色掩护之下行入林深处寻到这个所在,终于得以喘上一口气。

二哥正睡在她身旁,火光映着他酣睡不醒的面容,术法剥夺了他醒来的权利,雪山银燕甚至不知道她的二哥是否还留有神智,是否能知晓外界发生的种种。他的身躯看起来瘦小得如同一名垂髫小儿,却已经经受了这个世界最悲苦的磨难与最愤懑的不公。

雪山银燕用一根长而单薄的布条将她的二哥栓在背上,背着她的亲人一路流亡,在这个无人处方才敢将他放下来歇息一时半刻。

她盯着火堆上跃动的火星出神,脑子里不断地想,却怎么也想不明白,她从来想不明白……

为什么,天下苍生总是理所当然地牺牲她的亲人?

为什么,她的亲人始终毫无怨言地赞同这种牺牲?

为什么,史家人注定要背负这样沉重的苍生之责?

“谁……!”近处的丛林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雪山银燕立即被惊动,以迅雷之势重新执起啸灵枪,横臂一扫,凛然低喝。

“……是我。”一个霜白的身影分枝拂叶从树丛间走出来,语气踟蹰应道。

雪山银燕微微松了一口气,仓促地抬手抹去脸上还没来得及擦干净的泪痕:“是霜先生……”

随即她再度绷紧了神经,一双被泪水浸红了眼眶的杏眼中满是挣扎,在信任与怀疑之间犹豫不决。她问道:“你也是来劝我把二哥带回去送死的人吗?”

雨音霜看着这个犟脾气的姑娘,有一瞬间晃神。他似乎是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她的敌意,连他们尚算敌手时也未曾有过这么强烈的感受,现在明明已算是朋友,反倒尝到了被她当作敌人看待的滋味。这便让他心头有些不是滋味了。

他回答道:“我不会劝你,因为你不会听,我不必浪费口舌。”说到此处,他顿了顿,有点颓然地叹了一口气,紧接着道,“但你的父兄……错的不是他们。”

这句话有些难以启齿,因为雨音霜真切地知道,错的是西剑流的私心。西剑流在认败后承认了自己的罪过,但要他直面这一件事,直面他的信仰所犯的罪过,实在太难。

“错的不是他们…哈哈哈……错的当然不是他们……”

雪山银燕喃喃重复,悲意一时浸漫心头,不由怆然大笑起来,“是啊,史艳文和俏如来没有错,他们从来是对的!但是…但是他们是对的……”她渐渐哽咽起来,“难道…二哥就有错吗…二哥就合该被牺牲吗……”

方才擦干的眼泪很快将她的脸庞再度打湿了,雪山银燕一手握着枪,一手不住地擦,她有点无措起来,泪珠子断了线,一串串地往下掉,好像怎么也擦不干净似的。

“你……”雨音霜一怔,下意识上前几步,伸出手去想安慰,又在半途犹豫着停住,迟声叹息:“别哭了……”

女儿家的眼泪太金贵,他看着那水泠泠的珠子从她眼睛里成串地掉,只觉心尖上被人拧了一把,咸酸苦辣都尝遍,甜却独独想留给她。

雨音霜不无颓唐地想,他们只怕再做不成朋友了。

他摇了摇头,暂时清空这些对眼下情形无关紧要的事情,走上前去。

雪山银燕警惕地握紧枪,带着鼻音喊停:“等一下…你想做什么,不许对我二哥动手!”

雨音霜绕过她,在她二哥面前蹲下,小心地检查了一下他的状况,“我不会对他动手,总之先撑过今晚吧。”

“啊……?哦……”

评论(15)
热度(53)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