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血江山。

真的不在

孤梅

任孤沉x梅若馨,+诸葛穷
《峥嵘岁月》mv剧情猜测,先买个股
角色基本盲狙,只看过一点剪辑还没认真看剧,如果有偏差也不必指正了,就当是我制造黑历史吧。

。。。

还未到约定时间,诸葛穷已有些按捺不住,频频转头向院落门口看去。他心中忐忑远多于期待,全然不知这个邀约能否兑现,唯有将希望寄托在他那份差到人神共愤的运气上,期盼一下物极必反。

任孤沉在石桌前坐得安稳如山,甚至有闲心给自己倒一杯酒,与诸葛穷的态度可谓差天共地,看似全不在意来者是否会来。反正他既经不住诸葛穷软磨硬泡,又嘴硬心软,心想来一趟也好,免得那老小子头脑一热又做傻事,缺手少脚是小事,丢了命就将这一辈子都活成了笑话。

在自家院里请客做东,酒菜备好了时间却还早得很,他们只好坐着干等,半日流水光阴,眨眼就消磨过去了,正所谓一寸光阴一寸金,可见这又是一桩只赔不赚的亏本买卖。

诸葛穷惯常被任孤沉讽他做事不瞻前不顾后,有想法没规划,盘生意赔本,做买卖吃亏,还时常因为看不得欺良迫善的事忍不住出头而跟人结下梁子,仇家比他钱袋里的钱还多,功夫不差轻功最佳,打不过就跑来坑孤达仔,让孤达仔给他出头。

任孤沉没少给他收拾烂摊子,一回生二回熟,三回之后烦得要死又不能真把他掐死,次数多了一看见他进谷就没好气,想照着他屁股踹一脚叫他滚出去。但师兄弟一场,诸葛穷但凡落到要来找他出手的地步,他自问是没法不管的。

直到前阵子诸葛穷来他谷里,破天荒不为找他帮手,只告诉他小梅回来了,一脸垂头丧气满心都是自责的时候,他也没法不管。

诸葛穷索性站到了院门口来回踱,不时往外张望两眼,那心焦样子看得任孤沉也十分烦躁,脸色又冷了几度,出声骂他:“你着急有个屁用,做生意的最讲信用,她答应了就不怕她不来。”

诸葛穷惆怅地看他一眼:“但小梅没应声啊,我怎么知道她来不来。”

“……”天下第一指好险没捏碎手里那枚白瓷杯,眼神在极度震撼中流露出你是白痴吗的质问,过了好一会儿才低低骂了一句道,“她要是到时没来,白浪费我一日时间,我就先把你丢河里喂鱼。”

“好啦孤达仔,对小梅有信心一点,我能感受到她还是念旧情的。”

“我跟她又没几分旧情,再讲这么多年这么多事,人早就变样了。”

诸葛穷沉默了一阵,低低叹了一声。

小梅踩着点露面,一看就是精明商人的作风,约好时辰绝不提早一秒,想必行商路上定是一片坦途,跟诸葛穷相比高下立见。

诸葛穷却暂时没空讨生意经,他悬起的心终于稳当落下,满心都是小梅赴约的欣喜,分外热情地招呼她落座,提起被任孤沉饮空一半的酒壶给小梅斟上一杯,能坐下一起喝酒就是天大的好事,值得他们不醉不归。

梅若馨穿着一身漆色轻甲,看起来精致又冰冷,如她面上神色一般天寒地冻拒人千里。而任孤沉脸色也比平日更为冷峻,加之从头到脚一身霜白,看起来冰霜三尺非一日之寒。只有诸葛穷一人穿着一身喜庆热闹的大红色,摇头晃脑吵吵闹闹,努力将这片结冰的气氛热络起来,不至于让这一桌好酒好菜都铺上一层冰花。

三人一桌有个好处,两两之间没有隔阂,不会因为位置相隔而分出关系远近,彼此之间可以互相顾及。但这个好处在此时却成了坏处,两个冷面的人凑上一块,一看就很不对付,任凭诸葛穷花样百出试图挑起话题,也不能换来他俩一声附和,这天真是没法聊了。

诸葛穷口水都讲干了,他拎起酒壶倒一倒,酒居然全被另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空了,他还一口都没来得及喝过呢!也就这个时候那两座天然冰雕才会有默契。他暗暗咋舌,认命起身招呼道:“好啦,你们不想聊就算了,我口很干,去打壶酒来。”

梅若馨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任孤沉直接挥挥手,赶人似的赶他,意思很明显:赶紧去,本大爷没喝够。

等诸葛穷进屋去了,任孤沉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冷道:“你是为了那本书来的吧。”

梅若馨转首看他。她一只眼前覆着半片式样精美的面具,一双眼瞳如同无机质的琉璃珠,剔透却不见半分人类应有的情绪,像一个只会听人指令行事的精致人偶。诸葛穷说她念旧情,旧情是个什么东西?人才会有的东西。任孤沉不信人偶。

“那本书在汝身上。”梅若馨肯定地说道。

“哼,在我身上又怎样,为了这本破书你特地来应他的约,真是大费周章。”

此时诸葛穷不在,他寻到机会说破彼此之间的汹涌暗流,不必担心会让诸葛穷伤心难过。诸葛穷的人生中早已经历许多困苦,但却始终保留着一点不合时宜的天真,他们在见面第一眼就有了高度一致的共识,绝不打破他那点历经苦难磋磨后显得弥足珍贵的天真。

“……”梅若馨缓缓转回去,“汝错了,吾确实要书,但今日只是来赴约,顺道求证。”

“求证什么?”

“求证,下一次再见面,可以直接动手。”

“哈!好大的口气,想从我手中夺书,便各凭本事了。”任孤沉怒笑一声,将杯底残酒一饮而尽。

“各凭本事。”梅若馨道出一句,未再多言,起身拂衣离去。

诸葛穷端着酒壶从屋里出来,正看见梅若馨离去的背影,“哎?小梅,怎么这么快就走,酒还没喝完……”

他放下酒急急忙忙想追上去留人,任孤沉在背后叫住他:“别追了,生意人的时间很值钱,你付不起价。”

诸葛穷停住脚步,目送小梅走远直至消失在视野中,唉声连连:“下一次见…也不知道有没下次了。”

“大男人别这么多愁善感,没就没了,都讲早变样了,只有你还会将她当成以前那个小丫头。”

那早已不是曾经天真烂漫的少女了,那是一枝遭过冰霜摧折强自盛开的孤梅。

评论(4)
热度(30)

© 骨血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